翁方綱:藏書三萬卷 蘇東坡第一鐵粉

2018年10月15日 14:0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 大收藏家

  翁方綱(1733~1818年),字正三,一字忠敘,號覃溪,晚號蘇齋,順天大興(今北京大興區)人。清代著名書法家、文學家、金石學家、收藏家。

翁方綱翁方綱

  大學問家

  翁方綱,乾隆十七年(1752年)進士,授編修。曾主持江西、湖北、江南、順天鄉試,又曾督廣東、江西、山東學政。官至內閣學士,后榮恩宴加二品銜。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清廷開設四庫全書館。翁方綱被任命為《四庫全書》纂修官,又擔任編修一職。

  翁方綱精于考據、金石、書法之學,又是清代“肌理說”詩論的倡始人。著有《復初齋文集》35卷,集外文4卷,《復初齋詩集》42卷,并有《兩漢金石記》《粵東金石略》《漢石經殘字考》《焦山鼎銘考》《廟堂碑唐本存字》《小石帆亭著錄》等大量金石學著作。世之言金石者,必推翁家。

翁方綱書札翁方綱書札

  問汝岳翁哪一筆是自己

  翁方綱是清朝著名書法家,《清朝書畫錄》把他和劉墉、梁同書、王文治齊名,并稱“翁、劉、梁、王”,亦與劉墉、成親王永瑆、鐵保齊名,稱“翁劉成鐵”。

  翁方綱的書法主要學習唐楷,初學顏真卿,后專學虞世南和歐陽詢,尤其用功于歐陽詢的《化度寺碑》,他的行書主要學習米芾、董其昌及顏真卿。

  相傳翁方綱能在瓜子仁上書寫小楷字,功力精熟可見一斑。據說翁方綱六七十歲時還能在燈下作細書,閱蠅頭字。每過一歲,翁方綱必用西瓜子寫下四個楷字,五十歲后寫“萬壽無疆”,六十歲后寫“天子萬年”,至七十歲后則變成“天下太平”。最后一年元旦時,寫到第七粒西瓜子,眼睛因疲勞看不清東西了,他感嘆地說:“吾其衰也!”不久便去世了。

翁方綱書法翁方綱書法

  翁氏學書強調筆筆有來歷,包世臣《藝舟雙楫》記載了一個他與劉墉互相譏評的故事:“乾隆間,都下言書推劉諸城(指劉墉)、翁宛平(指翁方綱)兩家。戈先舟學士,宛平之婿而諸城之門人也。嘗質諸城書詣宛平,宛平曰:‘問汝師那一筆是古人’。學士以告諸城,諸城曰:‘我自成我書耳,問汝岳翁哪一筆是自己?!庇纱丝梢娢谭骄V的學書態度之嚴謹。

  包世臣《藝舟雙楫》還稱:“宛平書只是工匠之精細者耳,于碑帖無不遍搜默識,下筆必具其體勢,而筆法無聞?!瘪R宗霍《霋岳樓筆談》稱:“覃溪以謹守法度,頗為論者所譏;然其真書工整厚實,大似唐人寫經,其樸靜之境,亦非石經殘字到也?!?/p>

摹拓《落水蘭亭》摹拓《落水蘭亭》

  在書圣王羲之《蘭亭序》的石刻拓本中,摹刻最善、流傳最廣,也最負盛名的就是《定武蘭亭》。南宋趙子固曾以5000金向廬宗求購一冊,攜歸途中在升山舟覆落水,他急持拓本舉出水面,大呼:“我性命可棄,而此不可棄!”故后世稱此本為《落水蘭亭》。

  明拓玉枕蘭亭,翁方綱藏本

  《落水蘭亭》自宋至清,歷經21位著名鑒藏家及達官顯宦收藏,可謂流傳有緒。乾隆四十七年(1782),翁方綱在曹文埴處親見此帖。于是他借觀“把玩競日,尚恍久之”,以至“晴雨眠食,行住坐臥,無刻不在《落水蘭亭》卷側”。在此期間,翁方綱又借天目山房宋拓本與之對校,以窮目之力,歷時一日,精摹而成《落水蘭亭》拓卷。此卷的絹上摹有工鐸“墨林至寶”隸書題字,其后用黃絹響拓《蘭亭序帖》凡324字,多以藏鋒鈍筆而成,頓按則含蓄其內,并依蘭亭刻石劃出格欄,原石的雷損裂痕處均以墨線在絹匡上勾成石墨紋縷,“宛具云煙枝蕾之狀”。自乾隆四十七年(1782)至嘉慶十七年(1812)近32年里,翁方綱在卷后以楷、隸、行諸體題跋達30段近6500字,以至“紙不能容也”,可稱書法作品之最。

一代詞章配經術一代詞章配經術

  翁方綱論詩創“肌理說”,包括兩個方面:一是以儒學經籍為基礎的“義理”和學問,一是詞章的“文理”。其論詩著作有《石洲詩話》。但他的基本見解,則見于專篇論文中。他的肌理說,實際上是王士禛神韻說和沈德潛格調說的調和與修正。翁方綱用“肌理”說來給“神韻”、“格調”以新的解釋,借以使復古詩論重振旗鼓,繼續與袁枚的“性靈”說相抗衡。

翁方綱《石洲詩話》(資料圖)翁方綱《石洲詩話》(資料圖)

  翁方綱的復古,不是尊唐,而是崇宋,特別推崇江西詩派的黃庭堅。他認為,“宋詩妙境在實處”(《石洲詩話》卷四),片面強調詩歌的考證作用和史學價值,把詩與“經術”、史料混為一談。所謂“史家文苑接儒林,上下分明鑒古今。一代詞章配經術,不然何處覓元音?”(《書空同集后十六首》)

  翁方綱作詩共2800余首,主要可分兩大類。

  一類是把經史、金石的考據勘研寫進詩中的“學問詩”。這類詩多七言古詩,詩前有序或題注,這種序、注本身也是經史或金石的考據勘研文字。其詩幾乎可以作為學術文章來讀,往往寫得佶屈聱牙,毫無詩味。時人洪亮吉批評他說:“最喜客談金石例,略嫌公少性情詩?!保ā侗苯娫挕肪硪唬?/p>

翁方綱《隸韻偶記稿本》翁方綱《隸韻偶記稿本》

  另一類是記述作者的生活行蹤、世態見聞或寫山水景物的詩。這類作品也大半缺乏生活氣息和真情實感。但其中一些近體詩,偶有佳構。在北京任職期間,翁方綱曾與黃景仁同游陶然亭、窯臺,并為陶然亭撰寫過楹聯:“煙藏古寺無人到,榻倚深堂有月來”。這副楹聯懸掛在陶然亭正面的抱柱上。如今,這里已辟為公園,此聯也已經不是原聯,它是由光緒的老師翁同龢重書的。

  三萬卷藏書

  翁方綱以藏書富而聞名。在四庫館任職期間,他與朱筠、錢大昕、桂馥、黃易、丁杰等人常去琉璃廠書肆訪書,所作金石拓本日漸增多。其所居京師前門外保安寺街,家中圖書文籍插架琳瑯。

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翻墨本(翁方綱藏本并跋)懷仁集王羲之《圣教序》翻墨本(翁方綱藏本并跋)

  翁方綱藏書樓有“小蓬萊閣”、“賜書樓”,后因收藏蘇東坡手跡《嵩陽帖》和宋刻本《施顧注蘇詩》而改名“寶蘇齋”,另有“三萬卷齋”、“三漢畫齋”、“石墨樓”等,均是他收藏圖書、文物之所。其《自題三萬卷詩》云:“笑論插架鄴侯簽,已愧湖州目錄兼?!薄皾h碑草草傳洪邁,宋槧寥寥拜子瞻?!?/p>

  翁方綱藏書印有“蘇齋墨緣”、“蘇齋真鑒”、“秘閣校理”、“內閣學士內閣侍讀學士翰林侍讀學士”、“石默書樓”、“三任廣東學政”、“大興翁氏石默書樓珍藏圖書”、“恩加二品重宴瓊林”、“小蓬萊閣”、“覃溪審定”、“子孫寶之”、“北平翁方綱審定真跡”等。

  寶蘇齋與祭蘇會

  乾隆三十三年(1768),翁方綱購得蘇東坡手跡《嵩陽帖》(又名《天際烏云帖》)。乾隆三十八年(1773),翁方綱又購得一部南宋嘉定六年(1213)淮東倉司刊本《施顧注蘇詩》,兩者均來自河南宋氏藏書,遂將書樓改名“寶蘇齋”。

  蘇軾《天際烏云帖》,共三十六行,計三百零七個字?,F藏處不詳。

  據清翁方綱所考,此帖約在熙寧十年(一○七七》至元祐丁卯(一○八七》這十余年中所書,時蘇東坡四十二至五十二歲間。應該說,這是蘇氏書法藝術比較成熟時期的作品。

  蘇軾在詩、詞、散文、書法、繪畫等多個方面都有極高造詣。蘇軾詩集在宋代屢經刊刻,傳世較多,南宋嘉定刊施元之、顧禧《注東坡先生詩》四十二卷,因有陸游題序,聲名顯赫,倍受世人稱賞。

  翁方綱此本,曾經錫山安國(明嘉靖萬歷之際)、毛氏汲古閣(明末清初)、清初商丘宋犖(康熙38年,1699)、謙牧堂揆敘(乾隆年間)等名家遞藏,屬無價珍寶。翁方綱于乾隆38年(1773)12月17日以十六金于燕市得之(殘本),如獲至寶,珍若拱璧,“益發奮自勖于蘇學”,且曰:“文學號蘇庵,則愿以蘇名書室,竊附私淑前賢之意”。

翁方綱摹臨《東坡先生小像》,現藏臺灣“國立中央圖書館”翁方綱摹臨《東坡先生小像》,現藏臺灣“國立中央圖書館”

  除此之外,翁氏還邀請了揚州畫家羅聘繪蘇軾四十歲戴氈笠折梅花小像于所得蘇詩殘宋本上,以奉于蘇齋,翁氏贊之曰:“是雪笠,非雨笠,一瓣香,吾何執?梅花亦非花,此是公書與公集?!?/p>

  此后,每年臘月十九蘇東坡生日,翁方綱便召集親朋好友、碩儒名彥,展示書、帖,焚香祭拜,稱為祭蘇會。翁方綱、桂馥、阮元等近百人,于其上或題詩歌詠,或題跋盛贊,或題畫添彩,全書各冊,首葉末葉,護封扉頁,或墨跡、或朱印、或丹青,遍布當時名賢筆墨,盛況空前,于書林無有逾此隆寵禮遇者。這項活動翁方綱持續了三十年,后來這部書無論輾轉到誰手中,歷任主人都把這一儀式效仿堅持下去,一直延續到民國羅振玉還在祭奠,從此成了藏書史上一個著名的佳話。

  翁方綱之后,又經過了吳榮光、葉名澧、潘仕誠、鄧邦述,清末時以三千塊大洋之價歸了湘潭袁思亮(袁氏肥胖,損友戲之曰:詩似東坡,人似東坡肉)。不料數年后,位于北京西安門外的袁宅失火,火勢猛烈,延及此書,袁思亮幾欲以身赴火,與之俱焚,幸為家人拼死冒火救出。此書過火未毀,如有神物護持,成為清代書林神話。然而多冊書口、書腦嚴重受損,各卷內容及題跋損毀,后世稱之為“焦尾本”。

《施顧注蘇詩》焦尾本(資料圖)《施顧注蘇詩》焦尾本(資料圖)

  民國時期,這部劫后余生的國寶又歸了適園后人張珩,不知道是不是從張珩開始,這部大名鼎鼎的宋版書就失散開來。張珩重新裝裱后,贈國民政府中央圖書館保存。1949年,此書被運至臺灣,現存5冊共19卷,藏于臺北中央圖書館。民間另有兩卷《和陶詩》,被民國大藏書家陳清華(澄中)收藏。他臨死前將一冊傳給女兒,后被國家圖書館收購;另一冊傳給兒子,后以逾百萬美元轉賣給了當代藏書家韋力。韋力身邊有朋友鼓動他恢復“祭蘇會”,可他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作罷?!澳苷埲藖砀陕锬??總不能作些打油詩,或者撮一頓,就作鳥獸散啊。說到底,現在是風流不再了?!?/p>

宋嘉定六年淮東倉司刻本宋嘉定六年淮東倉司刻本

  鈐?。捍竺麇a山桂坡安國民太氏書畫印、汲古閣、毛晉私印、汲古主人、毛晉、商丘宋犖考藏善本、謙牧堂藏書記、聽雨樓、翁方綱、覃溪讀本、蘇齋、翰墨緣、南海吳榮光書畫之印、荷屋所得古刻善本、英和私印、海山仙館、藏之海山仙館、潘仕成收藏金石文字之印信、曾在潘德畬家、德畬、夢庵、永寶用

  題跋:宋葆淳、陳慶鏞、易順鼎、王仁俊、張曾疇、吳湖帆題畫

  翁方綱藏本之外,清黃丕烈、翁同龢亦分別收藏過不同版本的宋刻《注東坡先生詩》,現分別收藏于國家圖書館和上海圖書館。

  參考資料

  拓曉堂《翁方綱藏:宋刻本<施顧注東坡先生詩>》

  韋力《袁思亮剛伐邑齋:宋版《施顧注蘇詩》在這里變成了焦尾本》

  唱春蓮 《[善本故事]施顧注蘇詩》

  勵雙杰《袁芳瑛、袁樹勛家譜與袁氏藏書》

  其他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翁方綱藏書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