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作還是炒作 一位藝術家一年沒說話

2019年01月08日 11:06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 雅昌藝術網  作者:文案之神出品方 

  如何在極短的時間內,一展歌手超凡的詞曲創作能力,又達到聲起就戛然而止,意未盡而令人遐想的聽覺奇跡。

  2018年,這個幾乎不可能的奇跡,被李榮浩的新歌《貝貝》實現。這首只有4秒的歌,也被網友調侃為學得最快的歌,有人甚至在一天內聽了近300次。

而跟66年前的一件事比起來,李榮浩的新歌奇跡又顯得稀松平常。而跟66年前的一件事比起來,李榮浩的新歌奇跡又顯得稀松平常。

  1952年,作曲家約翰·凱奇一如往常請鋼琴家演奏自己的新曲,然而這位鋼琴家什么也沒有做,在鋼琴前靜坐了一段時間,就在人們的騷動中,站起來謝幕,并宣稱自己剛演奏完作品《4分33秒》。

  這首爭議四起的無聲樂曲,卻牢牢奠定了約翰·凱奇的先鋒派大師地位,也成了他最知名的作品,被后世樂評家們贊為絕世經典。

  藝術家們的腦回路,仿佛是在天外中轉而來,一些簡單到常人首先就會棄之不顧的創作道路,他們總能走出驚奇,在嘖嘖稱奇和質疑四起之間,留下一件又一件藝術作品。

  無聲的行為藝術也發生在中國。

  2018年5月,上海某大學,一位藝術家演講2小時,沒說一句話。他戴著印有“今天不說話”的口罩上場,在靜謐中,一頁頁翻完PPT,而后悄然離場,留下如潮的掌聲和爭議聲。

圖源雅昌藝術網圖源雅昌藝術網

  到底是神作還是炒作,藝術家楊燁炘的行為惹來非議。藝術就像一首詩,不要跟詩講道理。想要找到藝術家腦洞里的蛛絲馬跡,這一次,也許不得不從廣告的隱痛說起。

  1、廣告的隱痛

  時間撥回5年前,2014年4月2日,壹基金為自閉癥兒童發起“今天不說話”的藍色行動,力所能及地捐錢,或者佩戴“今天不說話”的藍色口罩聲援。

  參與機制簡單,符號化傳播簡潔深入人心,用現在的話說,“今天不說話”很快就產生了幾何裂變效果,在社交網絡上,從一個小趨勢演變成一場大流行。

圖源壹基金官網圖源壹基金官網

  柳傳志、牛根生等企業家,李連杰、張靚穎、徐崢、吳京、林志穎、撒貝寧等明星,紛紛行動起來,在微博上曬出戴藍色不說話口罩的配圖。

  “今天不說話”這個活動,最終讓超過134萬人捐款,相比于如今動輒上億曝光的案例,不論是難度還是真實度,都是不言而喻的,它也是壹基金歷史上實效空前的廣告戰役。

  藝術家楊燁炘正是這次戰役的幕后策劃及發起。

  煙花過后,繁華落定寂寞冷。只有少數廣告能脫穎而出,而大多數成功的廣告也只是昂貴的一次性奢侈品。就廣告的角度而言,“今天不說話”無疑是成功的,但它同樣面臨一次性的宿命。

  這就好比,你傾注心血設計的一座震驚世人的大廈,剛建成,剛接受完眾人的膜拜歡呼,你就要點火爆破,親手埋葬這座大廈于頃刻,只留下憾人的聲影給世人傳唱。再成功的廣告都只不過是曇花一現,它美得無法持續,強大到沒有生命力,這就是廣告的隱痛。

  廣告的隱痛也擊中了楊燁炘,而藝術家總有些固執,往往在不斷堅持中,燃燒自己而找到新的出路。

  藝術嘛難免瘋狂。

  2、瘋狂的藝術

  2014年年底,上海雙年展如期舉行,當年正值這個展第十屆,逢十意義特殊,主辦方特意將主題定為“社會工廠”,試圖在藝術與社會之間探索出更多有效連接,然而卻因為作品艱澀難懂,事與愿違。

  藝術的事常常很小眾,大眾怎么會有閑去關注一個城市雙年展呢?

  真正讓上海雙年展走進大眾視野的,不是展覽本身,而是源于一場反對該展覽的靜坐——地面上鋪滿了當代藝術雜志,100名藝術青年席書而做,“靜坐不說話”??棺h上海雙年展占著當代藝術之名,打著社會工廠旗號,卻行著脫離社會之實的知行相悖的做法。

圖源墻藝術圖源墻藝術

  吃瓜群眾很快就找到一個似曾相識的符號,藍色口罩。

  “今天不說話”從當初為自閉癥患者代言,轉向讓當代藝術冷靜下來,議題開始轉變,不變的是用沉默關注正在沉默的社會價值。

  過往行人拍照發到社交網上,抗議事件從四面八方發酵,隨后登上網易、百度、騰訊、文匯報、新華網、光明網、環球時報等媒體的頭條,口水和支持也隨之蜂擁而至。

  有人質疑抗議本身就是利用當代藝術實現自我,更有浪費精力和資源的嫌疑。

也有人看到了沉默背后的善意和力量。也有人看到了沉默背后的善意和力量。

  最終,網絡討論,以及《解放日報》《東方早報》和《新民晚報》等媒體的評論文章的加入,讓這個原本藝術圈的事兒,真正意義上實現了藝術與社會的共鳴,這恰恰是上海雙年展未能如愿的初衷。

  “今天不說話”以頗有些激烈的方式,完成了第二次助推關注社會被忽視話題的使命。也正是這次瘋狂靜坐,讓它超越一個廣告戰役的能量,開始獨立存在。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現在業內人張口閉口的IP,但它的生命力徹底復蘇,不因間隔而消失。

  時隔3年,2017年底,楊燁炘再次出擊,這一次,他邀請上海最后一批賣報人,戴上藍色口罩,以沉默告別書報亭時代。

  優勝劣汰,時代拋棄一些傳統,連一聲再見都不說,而藝術有的時候僅僅是替大眾好好地、鄭重其事地說一聲:你好,謝謝,再見。

  贊也好貶也罷,時過境遷,圍觀的人都會歸于日常。而藝術家的瘋狂就在于,他們總能在停下來的時間里,走上停不下來的路途。

  瘋狂如果是一把雙刃劍,堅持就是它向好的一刃,而對于楊燁炘來說,“今天不說話”這個行為藝術,一晃已經堅持了5年。

  3、五年不說話

  5年,足以磨平《大江大河》里的尋建祥,足以讓燥熱的Social營銷走下神壇,足以跌落風口的巨豬共享單車,足以讓很多圍觀群眾逃離朋友圈,足以裹挾許多夢想化作現實。

  時代巨變,藝術家的瘋狂不變,楊燁炘2018年一年沒說話,這次他拿起了自拍桿,再次戴上“今天不說話”的藍色口罩,去到人們不愿意當作拍照背景的地方,以紀實的手法,暴走式記錄下了一些有意義的地方、不少關鍵事件和部分動人瞬間。

  輾轉泰國、日本等國,走遍臺灣、南京、武漢、寧夏、上海、北京等地,這一年,楊燁炘拍了3萬多張照片,每天發布一張代表照片,有人也因此打趣,所謂的曬照片是不是也算說話?

  一根自拍桿,到處旅行,每天自拍曬朋友圈和微博,就是藝術?

  藝術家敢做,質疑聲就趕來,比曹操到得還快。乍一看,這些照片,看不出有什么奧秘,怎么就成了藝術呢?

2018.2.26今天不說話2018.2.26今天不說話
2018.6.4今天不說話2018.6.4今天不說話

  我想藝術之所以為藝術,就在于它的留白能容下足夠多的解讀空間,不只是贊美,也包括誤解。

  像我這樣的藝術小白,個人閱圖感受,這些照片,有三個系列非常打動我。

  一是,緊扣時代脈搏的熱點反映。

中興事件中興事件
華為孟晚舟事件華為孟晚舟事件
范冰冰華誼兄弟事件范冰冰華誼兄弟事件
雙11雙11
D&G辱華D&G辱華
廁所革命廁所革命
酒店杯子門事件酒店杯子門事件
共享單車的落寞共享單車的落寞
經濟寒冬經濟寒冬
上海世外小學殺人案上海世外小學殺人案

  自拍的形式并不稀奇,也不難,難的是在不同的鏡頭語言里挑出重點,并以一種連貫的方式,長期記錄,在時間和特點上,取得照應。

  二是,好些自拍照,是楊燁炘和他的母親共同完成,某種程度上,也是對珍視親情的一種提醒。

母親系列母親系列

  還有一種,則是照片中一些顯而易見的趣味點,被很巧妙的發掘并呈現出來。比如讀一本叫《聚豐園路是一條快樂的街道》的書。

  這些即時自拍,是純粹就這樣隨風而逝,還是會以另外的藝術表現,再一次以“今天不說話”的展覽或者什么產品去進一步觸動大眾。不得而知。

2018.12.20今天不說話2018.12.20今天不說話

  看新聞報道上說,楊燁炘最初是希望在記錄社會點滴改變的同時,捕捉一些時代跡象。從這個層面來說,為期一年不說話的《今天不說話》第4季,已經做到了。

  陳奕迅在《孤獨患者》中唱到:歡笑聲,歡呼聲,炒熱氣氛,心卻很冷。很難說,楊燁炘看到網友贊和踩的評論交匯搏擊,是澎湃還是心涼——

  一位藝術家一年沒說話,卻讓持不同藝術之見的人說上了話,看上去有點諷刺,但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藝術是一種選擇,藝術家的選擇是一種社會關照,至于《今天不說話4》是神作還是炒作,我想你已有你的答案。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