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的誕生就類似于紀念碑

2021年05月19日 10:56 界面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布林客BLINK

  文 /顧言  

  原標題:藝術的誕生就類似于紀念碑,一個具象的記錄,證明一段生命的過程

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的新媒體作品

  早在希臘神話中,就有“時序女神”(Horae)一說。

  她們是主神宙斯和法律女神忒彌斯的三個女兒,分別是:歐諾彌亞(Eunomia)被稱為“秩序女神”,執掌宇宙間的秩序,是法律和立法的女神,代表并維護著社會的安定,其對應的意向為“春”。第二位是狄刻(Dike)被稱為“公正女神”,手握著正義與道德的女神,代表遠古習俗下的德行和公平。因為她的母親忒彌斯統治著神圣的正義,她因此也統治著人類社會的一切正義,她所對應的意向為“夏”。第三位女神是厄瑞涅(Eirene)即為“和平女神”,是和平與財富的化身,她通常被描繪為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背著一個聚寶盆,手持美麗的權杖、火炬或角形杯,她對應的意向為“秋”。

中世紀古書中的插畫

  盡管說法不一,視覺圖像也千差萬別,但時序女神們總是散落在各個文化里的共識中,各種文明中都有來自神話、宗教、傳奇和文學的記錄,在不同的作品里展現了人們對于時間的理解和想象??v觀藝術的歷史,每個時代都有藝術家試圖在作品中討論時間主題,主要原因,我想應該是人類想要去記錄瞬間和敘述歷史的本能。

教堂中的宗教壁畫

  很多時候,我們根本無需去描述,就能證明時間的存在??纯礃淠镜哪贻?,巖層的分化,被河水沖刷的鵝卵石,它們和刻有日期和碑文的紀念碑一樣,都是記錄時間存在的證據。藝術之初的誕生,其實就類似于紀念碑,本身是通常是一個具象的物件,來記錄和證明一段歷史和生命過程?,F在,藝術家們依然熱衷于這類創作,用或具體或抽象的雕塑品,以譬喻的方式解釋事件。

克勞德·莫奈《日出·印象》

  在其他情況下,敘事性也成為了藝術家展現時間的關鍵手段。在一幅畫、一個雕塑、一個景觀、一部電影中,不同藝術家通過表現一個事件的來龍去脈、關鍵進程,或是這過程中某一或某些重要時刻,來形象化地構想故事的意義。因此,自“線性透視法”在文藝復興時期建立以來,發展到巴洛克時期登峰造極之后,大多數的西方繪畫其實都是遵照著這個規律,在一張構圖中的統一圖案空間內來完成敘事。

Anselm Kiefer的紙本繪畫作品

  藝術家通過讓人物和物體融入到一個環境里,以令人信服的虛幻空間去引導觀看,一連串看似連貫的動作,敘述了一個具有中心思想的故事。藝術家能夠突出、放大,也可含蓄地表現出一種敘事,從而引導觀眾去體察一種故事發生的先后次序。而實際上,所有畫面上的描繪都是同時呈現的。因此,繪畫是一個特殊的形式——此時此地發生一切,一個瞬間也涵蓋了過去和未來。

《擲鐵餅者》(約公元前450年)

  任何看似精致的作品,其實都能在一種靜止的時間印象里捕捉到時間流逝的感覺。例如,《擲鐵餅者》(約公元前450年),這件由米?。∕yron)創作的希臘雕塑表現了一位運動員在投出鐵餅之前剛剛收回手臂,擺好姿勢準備投擲的瞬間,以及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于19世紀創作的油畫與雕塑,刻畫出芭蕾舞演員的各種美麗而優雅的舞姿,還有哈羅德·埃杰頓(Harold Edgerton)在20世紀創作的高速攝影作品,這些照片展示了子彈和其他飛速運行的物體在飛行中瞬間“靜止”的畫面。

哈羅德·埃杰頓(Harold Edgerton)的高速攝影

  在歷史畫(history painting)中,通過單個戲劇性的場面,來完成宏大敘事的做法是頗受青睞的。這種用以說明古代歷史、宗教或文學中重大事件的人物畫所采用的記述風格,被17和18世紀的歐洲藝術學院大力宣揚,并提升為藝術的最高形式。

  深受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藝術的影響,學院派歷史畫常常頌揚諸神、英雄和領袖人物參與的戲劇性事件,并融合了夢幻式的圖像風格和理想化主題。到了19世紀,藝術家除了重大事件外還繪制歷史風俗畫(historic genre scene),從而引進了一種更為寫實的創作手段;一些藝術家還另辟蹊徑地描繪新近發生的時事。

約1427年,馬薩喬(Masaccio)《獻金》(The Tribute Money)

  還有很多時候,技巧精湛的藝術家能夠在單個構圖中,將一個故事的不同情節一一展現。頗為著名的例子就發生在意大利的文藝復興之初,約1427年,馬薩喬(Masaccio)所作的《獻金》(The Tribute Money)就將與圣彼得(Saint Peter)有關的事件的三個情節,囊括在一幅構圖中。

耶羅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圣安東尼的誘惑》中的細節

  或是北方畫家,耶羅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在1500年左右完成的《圣安東尼的誘惑》,這套祭壇畫一一展示了圣安東尼故事中的三個階段:他先是受到惡魔的襲擊,遭到了超自然的誘惑,最終,他通過隱士的生活找到通往救贖的道路。善與惡的對立貫穿了三幅畫的各個細節,整體又展示了博斯藝術中最重要的主題:人在面對黑暗力量時,所面臨的誘惑、跌宕和孤獨。藝術家依靠觀賞者的原有知識,將所描繪的事件置于過去和未來事件的背景下。

古埃及的浮雕和壁畫

  多幕敘述(multi-episodic)在視覺藝術的歷史中是一種非常有效而古老的方法。多幕敘事可以快速表現同一故事中的兩個或多個場面。比如,在古埃及的浮雕和壁畫中,一系列的故事場景以連續插圖的形式展現,以各種各樣的角度與技法在石棺或墻壁上出現。在古代中國,古代宮廷畫師同樣運用了某種多幕模式,將皇家生活、南巡儀仗式、或是貴族生活的情景繪制在手卷畫冊上。隨著畫卷的展開,一幅幅連續的畫面呈現了儀仗隊、馬背上或游船中的古代帝王人生。

康熙南巡圖的細節

  反映故事中的時間推移,對于藝術家來說,是一個首要的任務。采用繪畫或雕刻這類靜止媒介的藝術家,需要不同于真實生活的節奏和方式,來展現故事里的運動。

  多幕模式在基督教藝術里非常常見,從兩面式雙聯畫和三聯畫,再到宗教祭壇裝飾畫,包括下面陳列的帶有多幅獨立嵌板的藝術品等,形式不一。多幕敘述引導著觀看的人,按照時間順序把故事看完。這種傳統的基督教藝術,其實和今天流行的漫畫書和連環畫,在時間的陳述上并無本質的差別。

連環漫畫

  我們都很熟悉連環漫畫的閱讀方式,作者用單一的、特定的次序和有節奏的靜態畫面來講故事,完成敘事。事件的排序并不一定嚴格按照故事中的時間順序發生,穿插和倒敘的手法很常見,主線情節之外也可分成多個陪襯情節,甚至是使用電影里的蒙太奇手段。受漫畫敘事的影響,當代藝術中也出現了很多利用多幕敘述的作品。

  進入20世紀之后,敘事性的藝術曾一度長期不受藝術家的青睞,也受到評論界的冷落。時間的意義與作用,會以別的方式融入當代藝術的語境。多年之后,人們發現,藝術家對時間的表現,對敘事的興趣,又在1980年代中期有所復蘇,尤其體現在新表現主義藝術家的作品中。

艾達·艾波布魯格(Ida Applebroog)的繪畫作品

  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女性藝術家,艾達·艾波布魯格(Ida Applebroog)開始制作大型繪畫作品,利用多幅畫布構成,她的作品包含一系列卡通式的人物形象,具有動感和諷刺的意味,以強有力的女性批判眼光,以戲謔的筆觸敘述了一個個支離破碎的故事。

艾達·艾波布魯格

  作為一位美國重要的多媒體藝術家,她的繪畫和雕塑作品以性別、性認同、暴力和政治為主題,同時有自己的敘事風格,帶著諷刺的手法成為這一類型創作中的代表人物。通過在空間中布置和堆疊不同大小的畫布,艾波布魯格將漫畫、連環畫和電影敘事的逐幀邏輯展開到了一種三維環境中,從而將她的繪畫作品帶入裝置藝術的領域。

艾達·艾波布魯格(Ida Applebroog)的繪畫作品

艾達·艾波布魯格(Ida Applebroog)的繪畫作品

  在她最有特色的作品中,她結合了日常城市和家庭場景中的流行圖像,有時還搭配了簡短的文字,以將原本平庸的圖像扭曲成充滿諷刺感和黑色幽默的焦慮場景。她作品中的重要主題包括性別和性認同,政治和個人的權力斗爭,以及大眾媒體的作用,尤其在使公眾對暴力不敏感方面的有害作用。除了繪畫之外,艾波布魯格還創作了綜合雕塑,藝術家書,電影和動畫短片。

艾達·艾波布魯格(Ida Applebroog)的繪畫作品

艾達·艾波布魯格(Ida Applebroog)的展覽現場

  這些作品開創了歷史畫的當代版本,展現了性別、語言、文化、暴力在現代生活中的存在問題。一些致力于探索敘事結構的藝術家,則通過藝術作品去發掘、恢復女性、少數族裔和其他邊緣群體的被忽視或遭遺忘的歷史。當代藝術中對歷史的徹底修正,以及決定哪些歷史事件是值得珍視的決策過程,這些問題將在后面作更詳盡的探討。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