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推薦丨譚平:繪畫是什么 1984-2021

2021年05月17日 20:18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展覽海報展覽海報

  展覽信息

  展覽名稱:譚平個展:繪畫是什么 1984-2021

  策展人:崔燦燦

  展覽時間:2021.3.20 —— 5.5

  展覽地點: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北京第一&第二空間?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新浪訊,5月15日下午,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在北京第一和第二空間正式推出藝術家譚平的大型回顧展《譚平:繪畫是什么 1984-2021》。展覽由崔燦燦擔任策展人,展出包括素描、油畫、版畫、影像在內的作品百余件,全面梳理和回顧了譚平1984年至今的創作歷程,以及藝術家2021最新創作的作品系列。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譚平:繪畫是什么 1984-2021

  /崔燦燦

  作為1980年代以來中國抽象藝術的領軍人物,譚平的作品為我們重新理解繪畫的語法、結構和實驗方式,提供了大量豐富而又龐雜的案例,成為中國當代繪畫現場中重要的坐標和參考體系。

《無題》,套色木板刻畫,118 x 78 cm,2020 《無題》,套色木板刻畫,118 x 78 cm,2020

  在近40年的繪畫歷程中,譚平經歷了藝術思潮的多個時期,從1980年代初,傳統的學院寫實、自然主義,到1984年之后靜物、風景和人物畫中的形式意味,對超現實主義和表現主義的研習,至1990年初,一系列版畫和油畫作品對色塊、線條、黑白關系、空間秩序、物質材料的實驗,開始了抽象藝術的視覺探索。2000年之后,譚平的形式實驗走向了更廣闊的繪畫行動,書寫、涂抹、疊加和覆蓋反復交替出現。

《無題》,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 《無題》,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

  在此之后,抽象藝術在譚平那里只是軀殼和工具,他自由地借用極簡主義、觀念藝術、偶發、激浪、行動繪畫和場域藝術的方式,不斷進行洗滌、嫁接、再生的游戲。譚平從對畫面形式的研究,走向了對“繪畫”的研究,對產生繪畫的動機、條件、語言和觀念的研究。繪畫從平面走向三維,走向行動,走向形成繪畫的場域。最終回到繪畫的原點,回到繪畫的根基和基礎語法之中,試圖回答一個最簡單也最艱難的問題:繪畫是什么?

《無題》,布面丙烯,50 x 50 cm,1985《無題》,布面丙烯,50 x 50 cm,1985

  是點、是線、是面,或是點線面的交響曲?是形式,還是觀念,是過程,還是結果?繪畫是理性、設計和模數的產物,還是感性、激情和靈魂的激蕩?這一系列疑問,構成了關于繪畫的存在哲學,繪畫在現實主義之后的多元價值和廣闊視野。

《感性的位置》,布面丙烯,40 x 50 cm,2008《感性的位置》,布面丙烯,40 x 50 cm,2008

  譚平在80年代之后全球當代藝術圖景和后現代語境中,賦予了繪畫全新的意義,繪畫不再是古典和現代主義的延續,而是連接1945年之后當代藝術和東西方文化的不同節點。他將“抽象”這一門類的討論,引向更為廣闊的藝術思考,不是形象上的“抽象”,而是藝術定義上的“抽象”:一個不在寫實、具象序列中的抽象,而是開放的、多元的、混雜的,一個無法被定義和概念化的繪畫世界。

《晨》,板上丙烯,50 × 50 cm,1984《晨》,板上丙烯,50 × 50 cm,1984

  繪畫是時間、空間與個人的交匯。這些個人的、現實的、歷史的經歷,也只為個人所有。然而,譚平在近40年的歷程中所秉持的信念與雄心,創造的關于“繪畫是什么”的永不停歇的實驗,是我們可以共同分享的經驗。

  1

  展覽正中的房間,是整個展廳的心臟,亦是此次譚平繪畫歷程的開始。

  1984年,譚平畫下窗前的石膏像,畫中流露出強烈的基里科式的藝術氣質。第二年,一張名為《背影》的作品,有著同樣的超現實意味。從這時起,譚平便遠離了學院寫實主義的道路,走向敘事性和形式語言的探索。四張《黑?!犯求w現了這種嘗試:在相似的場景和故事中,如何尋求變量,建立不同的形式和感知的關系。這種變化在“房屋”系列中更為明顯,從夢幻的光影空間,到濃郁、沉重、平面的構成關系,再到1990年柏林的街景中激涌著表現主義的情感,形成譚平繪畫的另一條時間和空間的線索。

《黑?!?,布面丙烯,49 × 49 cm,1986《黑?!?,布面丙烯,49 × 49 cm,1986

  房間里《理性的點》和1990年的“無題”系列,來自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感方式,一個是理性的、設計和模數的產物,一個是感性的、情感和靈魂的激勵。時間和空間并不是所有變化的要素,理性和感性同樣激發著繪畫永恒的變量。

 《伴侶/無題/無題》,布面丙烯,95 × 100 cm × 3,1990 《伴侶/無題/無題》,布面丙烯,95 × 100 cm × 3,1990
 《夕陽下的公社》,布面丙烯,48 x 48 cm,1985 《夕陽下的公社》,布面丙烯,48 x 48 cm,1985

  2

  和其他展覽相比,這個展覽將故事的結尾和開頭放在了一起,讓譚平最新的和最早的作品,有了一次跨越40年時空的對話。

《無題》,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無題》,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

  在譚平的最新作品中,所有過去的文化意義與符號一并退去,演變為內在的創造力和點、線、面的生長,它們的變奏構成了畫面的核心內容。不同的藝術流派和觀念在畫面中若隱若現,以回聲的方式演繹成繪畫的元素。理性的設計和感性的激情,相互呼應,彼此消化和吸收,于是過程和結果變得同等重要,彼此不分先后的接踵而至。觀念和形式成為驅動畫面的游戲,時間和空間成為作品內設的尺度,想象力的棲息地和承重墻,它們以錯綜復雜的方式,在夢幻的本質中獲得生命。

  或者說,這些不同的繪畫語法和條件,在這里雜糅為一處。1984年以來,多元的的風格成為風格本身,復雜的語匯出人意料的成為譚平創作的特征。

《無題》,布面丙烯,120 x 100 cm,2021《無題》,布面丙烯,120 x 100 cm,2021

  點、線、面的場域

  點、線、面是繪畫中的基礎元素,是譚平許多作品中的唯一元素,也是本次展覽主要的線索與議題。

  從1990年開始,點、線、面成為譚平進行繪畫實驗的最主要的、最核心的路徑,它既是實驗的工具,也是實驗的對象和內容。譚平借用不同形式、媒介和觀念,探討和實踐點、線、面在繪畫中的無限變量。在形式上以不同的組合和連接方式,給出持續變化的節奏和韻律;在媒介上以不同的材料、痕跡和行動,進行油畫、版畫、影像和行為的創作;在觀念上,譚平設計了不同的規則和模數,形成創作點線面的語法,有時這個模數是一種,有時是幾種,或是多種形式、媒介和觀念的疊加。

《無題》,銅版畫,29 x 36cm,2009《無題》,銅版畫,29 x 36cm,2009

  點、線、面在譚平的繪畫歷程中,似乎有著自己的生長,它會加速,也會停止,會引經據典,也會即興發揮,會養精蓄銳,也會隨波逐流,這些想象力最終轉化為的不同結構,并保持了它自身的脈動。

  這個展覽試圖將點、線、面作為一個測量的標尺,作為貫穿譚平的藝術思想、觀念與方法的一個整體來理解。它連接了譚平自1984年以來的繪畫歷程中,所有的節點,以及在各種實驗和探索中的推進與思考。

 《無題》,布面丙烯,100 x 120 cm,2021 《無題》,布面丙烯,100 x 120 cm,2021

  

  點是繪畫中的最小單位。

  點在譚平的作品中非常普遍,并且在不同時期反復出現。只不過這些大小、形狀和樣貌不同的“點”,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和情形。

《紅》,布面丙烯,300 x 200 cm x 3,2021《紅》,布面丙烯,300 x 200 cm x 3,2021

  有時,點是作為造型的一部分。自然中從未出現過“點”,就像大自然從未有過筆觸,畫家需要通過抽象的“點”來標注形狀、勾勒位置,組織結構,它是古典主義、現代主義的基礎語法和組織部件;

  有時,點是象征和符號。它來自于現實中的某個形狀,可能是雨后水珠,或是宇宙中的繁星,雖然形狀各不相同,卻在夜晚的世界中,像圓點一般或明或暗地閃爍;

  有時,點是精神和靈魂的寫照。父親經歷的病痛與治療,讓譚平第一次對癌細胞的形象有了切身的感受。在此之后他的畫面上開始大量出現圓形和它的變體,書寫性的筆觸畫出對生命和時間的感悟。

 《黑色的生命》,布面丙烯,160 x 200 cm,2008 《黑色的生命》,布面丙烯,160 x 200 cm,2008

  

  “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葉子?!薄R布尼茨

  2012年,出于占據空間的想法,譚平在中國美術館用6個小時在木板上劃下一根40米的線,印成版畫,在美術館的圓形空間環繞一周,得名《+40m》。線條又衍生線條,《+40m》的負形偶然得出作品《-40m》,最終得出兩個正負空間。

  觀念藝術的實踐,由此開始。過去的“圓”和“點”在這里轉化為弧形的線,平面也因此變成了立體的環繞,線條開始用于空間的改變。線條指向空間。

 《素描》,紙本炭筆,110 X 79 cm,2021 《素描》,紙本炭筆,110 X 79 cm,2021

  2014年,譚平在作品《彳亍》中,畫下幾百張素描,他設計了相同的規則,用一樣的時間,在大小一致的紙張上涂繪線條。規則自身會發展作品,也會產生變量。這個變量有時是幾種,有時是幾百種,有時接近于無限。線條也因此有著不同的生命,有規則給予的變化,有情感給予的粗曠和細膩,也有時間和空間給予的不同位置。線和線之間的距離、比例和分布,給出不同的節奏和停頓。像是節拍器在時間中的運用,線條指向時間。

  沒有一根線是一樣的,也沒有一刻的痕跡是重復的,所有重復的本質都是變奏。變奏的線條構筑了譚平藝術中時間和空間。

 《無題》,布面丙烯,300 x 400 cm,2016 《無題》,布面丙烯,300 x 400 cm,2016

  

  相對“點”和“線”的即興,“面”的塑造需要更多時間,它需要畫家反復地勾勒、涂抹、覆蓋。

  《覆蓋》成為這個單元的核心,時間和空間流動,在面的覆蓋中不斷交替,它為我們揭示了譚平的繪畫中過程和結果,構建與破壞的復雜關系。在這個覆蓋的過程中,“面”不僅是形象,還意味著不斷結束、覆蓋舊的過去,不斷展開、創造新的面貌。

《平衡》,布面油畫,40 x 70 cm,1993《平衡》,布面油畫,40 x 70 cm,1993

  于是,“面”在整個展覽中,意味著不同的藝術流派和語言,形式和觀念,在譚平的藝術生涯中的反復流動。過渡成為作品的基本法則,從一個畫面過渡到另一個畫面,一種材質轉向另一種材質,一種語言走向另一種語言?;蛘哒f,對于譚平而言,藝術并非一塊需要征服和擁有的土地,而是穿越和運動之道路。

《無題》,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無題》,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

  哪里有面的變化,哪里有運動,哪里就不可能被征服,藝術就無法被固化。在展覽的最后,點、線、面的無限變量之中,譚平為我們構建了一個理想中的世界,一條永遠流動的河流,時間和空間在這里靜默、展開、奔流,永無止境,也永不結束。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展覽現場

  關于藝術家

  譚平,1960年生于河北,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1984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并留校任教;1989年至1994年,獲得DAAD獎學金留學德國柏林藝術大學自由繪畫系。2002年,任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院長;2003年,任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2014年,任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實驗藝術委員會主任,國家當代藝術研究中心主任。

藝術家譚平(攝影:逄小威)藝術家譚平(攝影:逄小威)

  譚平舉辦的個展包括:“雙重奏:譚平回顧展”(上海,余德耀美術館,2019);,“……”(北京,元典美術館,2017);“譚平”( 丹麥霍森斯現代美術館,2017); “彳亍”譚平個展(美國,坦佩,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美術館,2015); “畫畫”譚平作品展”(北京,今格空間, 2015); “1 劃”譚平個展(中國美術館,2012);,“譚平版畫作品展”(北京,德國駐華大使館,2011);“譚平作品展”(深圳美術館, 2008);“刺痛與撫慰”譚平繪畫作品展(北京,今日美術館,2008);“譚平繪畫作品展”(中國美術館,2005);譚平版畫作品展(德國,柏林藝術庫, 2000);譚平作品展(北京,紅門畫廊,1995); “北京—柏林”譚平版畫展(北京,當代美術館,1994)等。

  譚平的作品在國內外眾多展覽上展出:“中國精神——第四屆中國:抽象——當代中國非具象油畫藝術展”(北京,今日美術館,2017); “抽象以來——中國抽象藝術研究展巡展” (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2017);“中國抽象藝術研究展”(北京,今日美術館,2016)等?!胺切蜗?敘事的運動”(上海二十一世紀民生美術館, 2015); “偉大的天上的抽象”(中國美術館,2010);“意派”中國抽象藝術三十年(西班牙馬德里文化中心,2008)等。

  他的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科靈現代繪畫美術館、波特蘭美術館、路德維希博物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美術館等國內外重要機構收藏。

  關于策展人

  崔燦燦是一名活躍在各個領域的獨立策劃人,寫作者。

策展人崔燦燦策展人崔燦燦

  策展的主要展覽和活動從2012年開始近百場,群展包括夜走黑橋、鄉村洗剪吹、FUCKOFF II、不在圖像中行動、六環比五環多一環、十夜、萬丈高樓平地起、2015-2019過年特別項目系列、策展課、九層塔等。曾策劃的個展包括艾未未、包曉偉、陳丹青、陳彧凡、陳彧君、馮琳、韓東、何云昌、黃一山、姜波、厲檳源、劉港順、劉建華、李青、李季、李占洋、牧兒、馬軻、毛焰、琴嘎、秦琦、隋建國、石節子美術館、史金淞、沈少民、譚平、王慶松、謝南星、夏小萬、夏星、蕭昱、許仲敏、徐小國、宗寧、政純辦、張玥、趙趙等。

  曾獲CCAA中國當代藝術評論青年榮譽獎,《YISHU》中國當代藝術批評獎,藝術權力榜年度展覽獎和策展人獎,《藝術新聞》亞洲藝術貢獻獎林肯策展人提名、《當代藝術新聞》年度最佳藝術家個展、北京畫廊周最佳展覽獎,以及多家媒體的年度策展人或是藝術貢獻獎等。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