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現場|‘透.視’六月繪畫展

2021年06月20日 18:1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2021年6月19日,‘透·視’抽象藝術群展于金杜藝術中心(KWM Artcenter)正式開幕。展覽由金杜藝術中心總監曹紫恬策劃,匯集了馬樹青、杜飛辰、盧柏年、丁騰飛、周園、林子豪六位藝術家的四十余幅精選作品。藝術家從視覺角度創造作品,因此一切關于此的出發與落腳點都歸將于“觀看”。

  本次展覽以‘透·視’(Penetrating Views)為主題,策展人曹紫恬表示,“透·視”并非為透視學中的“透視”,拆分二字可以理解為“穿透,或透過與觀看”,既是透過畫面直面本真,又是透過每位藝術家在繪畫過程中留下的蛛絲馬跡,感受抽象繪畫所傳達出的不同視覺信息與主觀意識。

金杜藝術中心總監 曹紫恬金杜藝術中心總監 曹紫恬

  抽象藝術無疑是二十世紀最激進的藝術運動之一,它興起于西方印象派晚期,推動了立體主義、未來主義和構成主義等諸多歷史潮流,以及一系列當代藝術流派的發展。

  著名抽象藝術家瓦西里·康定斯基認為,抽象藝術是一種絕對性的藝術,它追求的是精神性。本次展覽的空間被具有鮮明色彩和結構的作品部分占據,而在這些充滿美感的視覺創造之間,有節制的運動和速度感呼之欲出,作品內部、作品之間以及作品與空間的彼此關系穿透了整個場域,譜寫出一個充滿張力的整體圖景,抽象藝術的價值本體也就此浮現。

開幕現場開幕現場

  可以想象,若是觀者試著將自身伴隨著視線沉入其中,這些作品仿佛會營造出一種永無止境的延伸,直至人們走入視野之外的另一度空間。圖畫之間的光似乎受到磁力的牽引,輾轉不定,在顏色與線條之間產生的張力賦予空間以生命感。

  區別了傳統藝術對具體形態的模仿、以及審美對象的再現,在某種程度上,抽象的目的既被認為是尋求明晰性,也被視為是追求“確定性”。當外部世界歷經從線條到結構、由顏色至空間、以表現達觀念的減法之旅,正如本次展覽標題“透·視”所指涉的,藝術家所尋求和傳遞給世人的,除了意味著穿透現實的紛雜而直抵本質的物體外,更喻示著人類不斷嘗試撥開偶然性的迷霧,尋求自身與世界美妙關聯的努力。

  在展覽正式對外開幕前18日的VIP預覽日,由金杜學堂支持,金杜藝術中心組織的藝術家馬樹青專題講座《看與不見》于線上線下同時舉辦。講座邀請了30余名嘉賓來到展覽現場,與藝術家和策展人面對面交流、討論。同時,本次活動也在線上直播間面向公眾開放,吸引了上百名藝術愛好者參與。

《看與不見》藝術講座現場《看與不見》藝術講座現場

  作為一位多年從事抽象繪畫的藝術家,馬樹青以極為個人化的創作經歷和藝術表達,在中國當代藝術界獨樹一幟,而其在德國與法國接近二十年的求學與藝術創作歷程,為他的藝術奠定下理性的基石并編織入感性的邏輯。時間、空間和色彩構成了馬樹青繪畫的全部,憑借可視的色彩讓不可視的時間、空間成為可視,是他心中繪畫的力量與魅力。不斷疊加顏料的過程是一個流動的時間凝固于平面之上的過程,也是一個虛擬視覺空間逐漸產生的過程。最后在藝術家的刮刀下,繪畫從不斷堆砌再次回到平面,回歸到本體語言。

  在專題講座《看與不見》中,馬樹青從“如何理解‘觀看’”、“時間與空間”、“留學德國”以及“當下中國的抽象繪畫”等角度出發,分享了他對于本次展覽及其背后所試圖傳達的意義的理解。

掃描圖中二維碼報名觀看講座線上回放掃描圖中二維碼報名觀看講座線上回放

  除馬樹青之外,本次展覽還呈現了五位年輕抽象藝術家的最新作品。藝術家們在當下這個遠超過往時空變化速度的時代中,對于世界和繪畫具有著格外新鮮且獨立的思考。而他們的繪畫表現,無疑也與當下圖像時代的審美經驗和時代語境休戚相關。每位藝術家具有不同的風格,亦對繪畫與觀看秉持著不同的感受和觀點。

  杜飛辰的作品有意識地突出“手工”感的線條以強調“人為”的痕跡,形成了獨特的畫面“質感”甚至是某種的“光感”。在畫面上也呈現出了“層疊”中的“分離”“界限”與“融合” 等等微妙的變化。作品將抒情的抽象與幾何的抽象有機結合,在幾何的造型與結構中,配以色與光,充滿生機、幻想、幽默與潮流感,也具有神秘色彩。

載體實驗2021002 綜合材料60x60cm 2021載體實驗2021002 綜合材料60x60cm 2021

  盧柏年偏愛于在作品中選取自然素材:光/黑暗、水、空氣、霧等元素。經過抽象化后的自然元素自身隱喻,黑暗指向神秘的力量或存在的虛無,霧可能是一種迷思,光具有溫暖的力量。在他看來,對自然不由自主地注視來自心靈的親近感,與人類的成長密不可分。而童年時期的農村生活,則成為藝術家自己的阿里巴巴洞窟。

下落的光-銅版畫\BFK純棉版畫紙、夏勃納油墨-56x76cm-盧柏年- 2018下落的光-銅版畫\BFK純棉版畫紙、夏勃納油墨-56x76cm-盧柏年- 2018

  丁騰飛從空白的畫布開始,用很長的時間反復涂抹,最終讓它再次回到接近空白。最開始的空白與最終的接近空白,便是藝術家對時間的認知。時間既是一直向前的,又會在盡頭回到原點,但這個原點已經不是最初的原點,而是經歷過時間之后的原點。時間是矛盾的。

《純粹的時間接近白色》,90x90cm,布面油畫,2020副本《純粹的時間接近白色》,90x90cm,布面油畫,2020副本

  周園的作品常常將藝術家工作中的狀態直觀的展現到了觀者面前。在他看來,做藝術不是為了目的,而是為了意義。藝術家可以沒有目的地畫一幅畫,但不能容忍創作一件沒有意義的作品。而當周園尋找到一幅作品的意義時,也就是他完成這件作品的時候。

《粟系列》-丙烯、亞克力 41x41cmx12- 2020-2021《粟系列》-丙烯、亞克力 41x41cmx12- 2020-2021

  林子豪格外關注這個時代中的“光”。樓房里的內透光、街道馬路上的光、每一個電子設備的光,當它們整體融合在一起時,其面貌常常給予林子豪強烈的時代氣息。一直以來,林子豪不斷嘗試用抽象繪畫來呈現這些光。他的作品抽象而直接,避免敘事、遠離固有的觀看經驗,讓觀眾通過視覺體驗來直觀的感受作品中的信息。

現世的光 No.13- 布面油彩、丙烯-200x190cm 2021現世的光 No.13- 布面油彩、丙烯-200x190cm 2021

  正如演員蒂爾達·斯文頓所說:“花是美麗的,但如果你的目光能夠穿透土壤,看到它們根須的錯綜與決念,你就不會采擷它們?!碑斘覀円运囆g為媒,重新探尋畫面及其背后的本真時,或許世界也因此向我們呈現另一種面貌,以及另一種光。

  展覽將持續至7月20日。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藝術家繪畫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