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雪紅似血黑似鐵 國外稱中國天然漆為漆中之王

2018年11月27日 16:37 中國文化報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原標題:千文萬華,紛然不可勝識

彩繪漆鎮墓獸(漆器) 戰國 上海博物館藏彩繪漆鎮墓獸(漆器) 戰國 上海博物館藏
識文描金盝頂舍利函(漆器)識文描金盝頂舍利函(漆器)

  北宋 浙江省博物館藏

沈正鎬制彩漆鰲魚桃盤(漆器)沈正鎬制彩漆鰲魚桃盤(漆器)

  清 上海博物館藏

  本報記者 施曉琴

  中國是漆器的發源地。天然漆是中國的特產,國外稱它為漆中之王,所謂“白如雪,紅似血,黑似鐵”,便是其在各種狀態下所呈色澤的優美寫照。而耐磨、耐蝕,越陳越漂亮更是其獨具的優秀品性。由此,用生漆制成的工藝品,也便可以逾千年寒暑而不失其光彩,從而與陶瓷、絲綢一起并稱為中國古代傳統藝術之三大瑰寶,聲譽享遍全球。而揭開漆藝歷史的,是距今已7000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時代遺址出土的一個漆碗。

  日前,“千文萬華——中國歷代漆器藝術展”在上海博物館展出,此次展覽系統展示了280余件自戰國時期直至20世紀的中國漆器珍品,其中270余件為上海博物館館藏。這也是上海博物館首次系統、完整地展出館藏漆器,上一次舉辦這樣的漆器特展還是在39年前。上世紀50年代,上海博物館在建館初期就收藏了大量漆器。在這批收藏的基礎上,恰逢考古發掘湖北省江陵望山沙冢楚墓、江陵鳳凰山168號西漢墓和云夢睡虎地秦墓等墓葬中出土大量漆器的契機,上海博物館于1979年11月與湖北省博物館聯合舉辦了“湖北省出土戰國秦漢漆器展”,展示了荊楚地區出土的戰國秦漢漆器。這場關于漆藝的視覺盛宴打開了人們認識中國漆器的大門,吸引了更多學者關注漆器,推動了全國對漆器尤其是早期漆器的研究。

  與當年聚焦某一地區、某一時代的展覽不同,此次特展以工藝為綱,以時間為序,分為六大部分,從新石器時代的萌芽探索,到戰國、秦漢的漆彩飛揚,一直到宋元明清的百花齊放,直觀反映了波瀾起伏而瑰麗絢爛的中國漆器史。品種有彩繪、素髹、雕漆、螺鈿、金飾、建漆等,涵蓋了中國漆器史上兩大高峰時期的多數工藝品種。

  漆器以木、銅、骨、角等材質為胎,髹以天然大漆,具有防水防蛀的優良特性。早在新石器時代,我國先民已經開始制造與使用漆器,河姆渡遺址出土的朱漆碗、良渚遺址出土的嵌玉漆杯、跨湖橋遺址出土的漆弓都在訴說著中國先民使用漆的悠久歷史。經歷新石器時期的萌芽與商周的不斷探索,漆器發展至戰國和秦漢達到了繁榮時期,造就了漆器發展史上的第一個高峰。這一時期的禮儀、生活、喪葬用品,都可以用漆器制作,各地墓葬中出土的以彩繪為主的漆器數以萬計。此次展覽的第一部分“漆彩飛揚”,主要展示了38件戰國至秦漢彩繪漆器。彩繪漆器是出現時間早而又延續時期長的漆器品種。自新石器時期開始萌芽,經過夏、商、周時期不斷探索,到戰國、秦、漢時期達到鼎盛,以后歷朝歷代都有制作。展覽中有一批上海博物館于2008年從湖北省荊州博物館調撥的該地區墓葬出土器物,再加上部分近年來入藏的器物,風格各不相同,可以反映這個時期漆器生產的普遍性。

  宋元明清是漆器史上的第二個高峰時期,品種繁多,數量可觀,而且以藝術品居多,出現了“千文萬華”的局面。這也是此次展覽展示的重點。為了向觀眾介紹此前為社會了解不多的宋金時代漆器,上海博物館特別借展了浙江省博物館、常州博物館、福州市博物館、大同市博物館所藏的7件重要出土漆器珍品,有些堪稱頂級國寶,自出土以來從未離開過當地。

  除了繁復的花紋,清新淡雅的素髹也是漆器藝術中經久不滅的審美之一。簡約的素髹漆器歷代皆有制作,承襲時間悠久。通常僅以單色或雙色漆的髹涂為裝飾,體現了古人高雅的審美情趣。展覽第二部分“清雅素髹”共展示素髹漆器24件。展品中有上海地區出土的宋元時期日用品,也有古琴等高雅藝術用品,精致內斂,氣息古樸。清代乾隆時期菊瓣形朱漆脫胎器制作工藝高超,裝飾華麗,體現了皇家的審美情趣。

  雕漆是漆工藝中濃墨重彩的一筆。與鑲嵌引入其他材質不同,雕漆是色彩與空間的藝術。雕漆是在器胎上層層髹漆至數十層或百多層,再用刀雕刻出紋飾的漆器,按所髹漆色和雕刻方法的不同又可分為剔犀、剔黑、剔紅、剔黃、剔彩等,是傳世漆器中數量最多的品種。展覽第三部分“雕錦鏤華”展示了歷代雕漆實物96件,這是展覽最為重要的部分。這一部分按照品種和年代順序加以展示,力圖讓觀眾較為全面地了解雕漆發展的歷史。

  螺鈿是用螺、蚌的外殼在漆器表面加以裝飾的工藝,有厚螺鈿和薄螺鈿兩種類型。宋元時期螺鈿工藝精進,鈿片逐漸變薄,出現了許多佳作。此次“螺鈿萋斐”部分的展品中,宋元時期“黑漆螺鈿樓閣人物圖菱花形盒”“黑漆螺鈿人物圖圓盒”均為海外回流文物,國內罕見,十分珍貴。清代螺鈿精益求精,鈿片薄如蜂翼、細若秋毫,普遍采用點螺工藝,局部片嵌金花,其構圖、配色模擬書畫趣味,隨彩而施,光華可賞。

  漆器的金飾工藝由來已久,品種繁多,主要可分為嵌飾與描飾兩大類。唐代最為流行的金銀平脫工藝,也歸入嵌飾類。與金飾相關的漆器工藝最常見的是戧金和描金?!敖瘅鄄蕣y”部分展示了各種金飾加彩的漆器50件,展品中有江蘇省常州市武進縣村前鄉宋墓出土的“朱漆戧金人物花卉紋菱花形奩”、浙江瑞安北宋慧光塔出土的 “識文描金舍利函”,分別代表了宋代戧金、描金漆器的最高水平。

  福州脫胎漆器是在繼承中國漆藝傳統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個工藝門類,輕巧光亮,色彩豐富,工藝獨特。其開創者為清乾隆年間福州府侯官縣(今福州市)沈紹安,他恢復古代纻胎技法,巧配髹漆用色,使漆器更加盈巧艷麗,頗具觀賞性。沈氏后人在此基礎上創制薄料彩髹技法,同時創新發展出數十種髹飾技法,使福州脫胎漆器成為頗具特色的工藝品種。展覽最后一個部分“閩風瑞光”就集中展示了近現代福州沈紹安開創的脫胎彩繪漆器21件,另有1件廈門漆線雕代表作,它們是20世紀福建地區漆器工藝的代表性品種,時代氣息濃厚。

  明代黃成著、楊明注《髹飾錄》為我國現存的唯一古代漆工專著。楊明在其中漫談歷代漆器工藝時,用“千文萬華,紛然不可勝識”來慨嘆漆器技藝發展至明代品種繁多,使人目不暇接的盛狀。而明代之后,漆器藝術的發展也未曾停下步伐。中國漆器歷經數千年的積累與發展,在此過程中品類不斷豐富、用途不斷拓展和遷移、工藝不斷繼承并創新,呈現出豐富多元的面貌?!氨M管漆器在不少國人的印象中是‘小門類’,但漆器是中國的國粹,戰國漢墓當中出土的漆器成千上萬。中國歷代漆器,可以是日用品,也可以是高檔禮品,是中國人真正的一種奢侈品?!贝舜握褂[策展人、上海博物館研究員包燕麗說。

  據了解,展覽期間,上海博物館聯合中國文物學會舉行了“中國古代漆器國際學術研討會”暨“2018年中國文物學會漆器琺瑯器專業委員會年會”,來自大英博物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東京國立博物館、北京故宮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館等單位的文博專家,以及耶魯大學、清華大學等高等院校的學者和全國各地漆器研究單位的近百位專業人士參加了此次會議。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天然漆漆器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