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魚銅洗:國寶級的“洗臉盆”在東漢十分流行

2018年11月27日 10:02 封面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在成都博物館新展“雙城記”上,一走進展廳,顯眼的展柜里擺放著一個碩大的青銅器,乍一看,像極了一口火鍋??戳苏购炆系奈淖纸榻B才知道,這件東漢建初四年朱提造作雙魚銅洗,是古代盥洗用的青銅器,還是個國家一級文物。

  漢代貴族流行用銅洗

  古人對洗手的細節非常講究,先秦時期,貴族洗手稱為“沃盥”。古人洗手極具儀式感,至少需要兩人服侍,一人緩緩澆水,一人手持銅洗接水,主人在中間洗手。

  銅洗最早出現于戰國晚期,漢代最為流行。盡管漢代的洗手儀式已經簡化,但銅洗依然是貴族的專利。生活在漢代,不同等級的人使用的盥洗用具的材質大不相同。銅器仍是財富和地位的象征,銅洗只能是上流社會的人的專寵,普通百姓一般用的只是木洗、陶洗。

雙魚銅洗雙魚銅洗

  中國青銅器文化的發展分為形成期、鼎盛期和轉變期三大階段。商周時期,青銅器的制作使用進入巔峰,成為“禮”的象征,通常與等級、禮制、祭祀、戰爭等關鍵詞關聯。從戰國末年到秦漢末年,經過數百年的戰火連天,以及政治、經濟、文化領域的深刻改革,漢代就已禮崩樂壞。加之鐵制品廣泛使用,導致青銅器的地位江河日下,走下神壇成為生活用品。而到了東漢末年,陶瓷器制造業空前繁榮,在社會生活中的作用日益重要,又將青銅器皿從生活中逐漸排擠出去。

  值得一提的是,這件重達4.7千克的銅洗,內部銘文兩側飾鏡面對稱雙魚圖案,故稱“雙魚銅洗”。這件銅洗保存完好、制作工藝精良,表面雖然被氧化銹蝕,但保存基本完好,工匠僅用簡單的線條就勾勒出魚身、鱗、鰭等,特別是魚嘴旁邊的水波紋,如果裝滿水的話,從上俯視魚就仿佛在水中游動,雙魚栩栩如生。魚,多子也,寓意享盡魚水之歡、多子多福。這件雙魚銅洗,還蘊藏著吉祥有余的美好祝愿。

  絲綢之路的交流印證

  1988年6月,這件雙魚銅洗出土于宜賓市翠屏區南廣鎮姚家嘴臨河公路旁的崖墓里。熟諳宜賓歷史的人都知道,這個地方是南廣河匯入長江的入河口。南廣鎮曾是宜賓重要的水陸碼頭,是南向出川入滇的重要通道節點。

  銅洗內底鑄有“建初四年朱提造作”八字隸書銘文,透露出的歷史信息相當豐富。建初即東漢第三個皇帝劉炟的年號,劉炟是個提倡儒學、注重農桑、勵精圖治的皇帝,與其父劉莊開創了“明章之治”。建初四年即公元79年,距今已有近2000年。

  朱提(音:shūshí),先為山名,繼為縣名,再為郡名,后為銀名(朱提銀),這一名詞在明清筆記小說中比比皆是。朱提是今天的云南昭通,古代著名的產銅地,早期云南文化的三大發祥地之一。朱提地處滇、川、黔三省結合部,素有“鎖鑰南滇、西蜀咽喉,東控黔西”之稱,是進入云南的必經之路,具備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發達的農業經濟、燦爛的青銅文化,特別是白銅的發明、聞名全國的朱提銀,表明朱提地區社會經濟文化高度繁榮,朱提成了物資交流集散地。

  云南的銅洗為何來到了四川?原來自秦開“五尺道”、漢筑“南夷道”后,朱提便成為中原文化傳入云南的重要通道和“南絲綢之路”之要沖,朱提的銀、銅等物品沿著西南絲綢之路運輸到巴蜀或中原,大量先進的漢文化也沿著這條古道傳入了朱提。頻繁的商貨往來運輸、銷售,加強了古代昭通地區與中原文化經濟、文化的交流,促進了社會經濟的發展,民族關系也得到進一步加強。

掃描下載庫拍APP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