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錢紹武先生:他夠得上中國現代雕塑的根基之石

2021年06月15日 12:21 澎湃新聞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2021年6月9日晚,知名雕塑家、書畫家、美術教育家和藝術理論家錢紹武先生在蘇州辭世,享年94歲。

  錢紹武先生(1928-2021)在教書育人的同時,以一系列雕塑作品如杜甫像、李大釗像、阿炳等享譽藝壇,不少堪稱20世紀中國雕塑藝術經典。錢紹武先生辭世后,藝術界知名人士、其友人及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師生近期不斷通過文字表達追憶與思念:

  “在錢先生身上還有一種特別重要的特質深深影響我至今,這就是先生西學東漸、博學眾采、融會貫通的示范效應,因為我發現錢先生博學多才絕不是單純的興趣所致,而是隨他的學養漸行飽滿之際,先生能夠敏銳的覺悟到跨界學識的交互效應,并能促使這個效應的不斷增強。因此,在這樣高層次的學術踐行影響下,青年學子一定是受益匪淺的?!?/p>

  “他是良師,也夠得上中國現代雕塑根基上的一塊石頭?!?/p>

  錢紹武先生(1928-2021)

  邵大箴(中國美術史學家、美術評論家):

  紹武學長、老友走了,惡訊傳來,心中久久不能平靜。紹武是一位杰出的,可以說是才華橫溢的藝術家,真誠于他獻身的藝術,雕塑、素描速寫和書法藝術是他的特長,藝術品格純正,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和個性,引領藝術新風尚,其中代表作《李大釗像》堪稱為中國當代雕塑的傳世佳品。他為中國當代雕塑藝術教育和創作勤奮操勞了一生,貢獻多多,他的名字和業績將載入中囯藝術史冊。

  《李大釗紀念像》

  何鄂(雕塑藝術家):

  驚聞錢紹武老師仙逝,十分悲痛,錢老對中國雕塑的影響太大了!上世紀我們都年輕時一下子被他的素描迷住了!只要是雕塑界的會議,有錢老參加,都能聽到他獨特開懷的笑聲,我們喜歡聆聽他即興抒發學術見解,藝術闊論。他講話時,眼晴笑著像彎月……那一年受錢老邀請去懷柔參加雕塑專業活動,領略了錢老在古箏伴奏下吟詩的淡定、典雅和超脫,亦神、亦仙、亦圣!那一次,錢老的夫人還健在,和我們大家在一起愉快的交談著……又記不得哪一次會議,休息時,大家爭著讓錢老看手相,我也伸出大手待錢老判定,錢老用手指著我手掌中一條豎紋說:你的事業線很長,你看一直通到底了,我仔細一看真是……回憶錢老音容笑貌,懷念錢老給予我的教誨和幫助,無限感慨!祝愿錢老和夫人在天之靈安息!

  錢紹武素描作品

  隋建國(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

  錢紹武先生走了,感覺好像自己后背所能倚靠的大山,缺了一大塊。

  在大學時代就為錢先生的素描肖像系列所感動。也沒有什么具體規定,一般的素描頭像,大家都以習作來對待。錢先生的這一批素描,我們是以人物肖像來看待的,可能是因為他的刻畫深入而完整,顯示出他的藝術氣度。我的記憶里,王式廓以最基本的素描刻畫和塑造了20世紀中葉河北農民的一系列肖像。同樣是素描手段,錢先生刻畫的則是改革開放后城市里、實際上就是北京人的肖像。

  錢紹武素描作品

  1986年我來到美院讀研究生,第一天清早在操場上遇到時任系主任的錢先生,我告訴他我的導師是董祖怡先生。錢先生說,董先生雕塑造型基本功是最好的,你要好好把他的東西學到手。等我在校尉胡同校園的后排房有了做泥塑習作的教室,才發現,原來是跟錢先生隔壁。每天開門關門就會偶然相遇,有時順便就去他的屋里呆一會兒。先是跟著他理解亨利·摩爾,后來是看他用毛筆水墨畫人體。當他知道我書法是臨顏真卿,就勸我學學《爨寶子碑》,學著從那種嚴謹的結體里放松出來。后來學校中轉到了大山子,他就教我們以吳語南聲吟唱詩文,跟我們一起去交界河山里實踐自然中的公共藝術。1997年我做系主任,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去跟錢先生請教。

  錢先生做系主任的時候,名聲在社會上已經很響亮,但他每天就在我們的身邊,是一個鮮活而風趣的人。后來曹春生先生接續他做系主任,再后來是司徒兆光先生,都很有社會影響。但在雕塑系里做主任,除了責任更重,遇事情要拍板,替雕塑系這條航船把舵,真也沒什么特殊。從1952年起,雕塑系作為一個學術傳承有序的整體,一代代人傳下來,在各位系主任率領下走過了七十年。在央美雕塑系這條航船上,錢先生是第四任舵手,我是第七任,第八任呂品昌,現在任上的張偉已經是第九任。

  中央美院五屆歷任雕塑系主任

  錢先生作為一個人,有三四十年代人的學養,也有留學蘇聯喝洋墨水的經歷,近一二十年試著挖掘雕塑里的中國寫意風韻,他笑談自己是書法第一、素描第二、雕塑第三。其實這三部分都融進了他的雕塑作品里。

  錢紹武先生為李大釗造像,為聞一多造像,為李白、杜甫、阿炳造像。如今,他自己也走進了歷史,魂魄凝聚為雕像。他所留下的遺產,等著我們去細細地梳理。

  錢紹武先生在蘇聯伯爵城堡(約1954~1959年)

  王少軍(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

  1978年我考入了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也正是在這一年,我見到了當代中國雕塑界領域眾多領軍大家,而錢紹武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在“文革”結束恢復高考這樣的社會背景下,我們七八級各學科專業的新生都呈現著如饑似渴的學習狀態。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情是當時全校各專業師生都在傳閱的一冊人像寫生素描集《素描隨想》,這位作者就是錢紹武先生。我記得,就是這套素描顛覆了我以往對造型藝術技法和理論的認識,甚至可以認為錢先生所強調的“截面式套圈”的形體觀察和表現方法,直接導致包括本人在內的雕塑系學生對泥塑人體、人像造型技法認識的迅速開悟!由此可見,錢紹武先生的教學精髓是講究觸類旁通、布道有術。這套素描寫生范例的出版顯然是針對中國高校素描教學中存在的問題而推出的解決方案,回想起來從那個時候我已深深地被先生所影響。從平面繪畫到造型空間,不知不覺建立起了互為建構的正確意識,為后來的藝術成長打下了一個重要的質量基礎。

  在后來長期與錢先生的接觸中,越來越加深了對先生藝術人生的認識深度。

  錢紹武《大路歌》 青銅 200cm×70cm 1959年

  首先,從錢先生青年求學時期所創作的代表作品《大路歌》與后來的《李大釗紀念碑》《江豐像》《聞一多像》《阿炳坐像》等一系列重要主題性創作聯系在一起,就凸顯了錢先生對家國命運鮮明的政治主張和責任擔當。同時,先生在改革開放以來,傾盡心力投注于中華文化成就的弘揚和造型,創作了一大批重要的歷史人物和事件紀念像。先生不單是在主題立意方面精挑細選,也在創作過程中對中西方傳統雕塑的本體語言不斷探索、實踐,形成了先生獨具的內部結構嚴謹堅實,外部塑造氣韻生動,形成了大氣磅礴的公共性紀念雕塑語言。

  錢紹武先生為聞一多先生塑像 翁乃強攝

  在錢先生身上還有一種特別重要的特質深深影響我至今,這就是先生西學東漸、博學眾采、融會貫通的示范效應,因為我發現錢先生博學多才絕不是單純的興趣所致,而是隨他的學養漸行飽滿之際,先生能夠敏銳的覺悟到跨界學識的交互效應,并能促使這個效應的不斷增強。因此,在這樣高層次的學術踐行影響下,青年學子一定是受益匪淺的,我本人可以說至今依然是在踐行著這樣的一種學術道路!

  我不想對先生的多面成就加以評說,但的確在錢先生身上,特別是晚年期,強烈地呈現出意求高遠且狂放不羈的文化精神取向,這在其雕塑、繪畫、書法、文章等各方面成就中都有所呈現。我認為這是一種高級境界,不是隨便的人能達到的,高山仰止,今我肅然起敬!

  錢先生愛惜學生是出了名的,這方面我更有自己的切身體會。記得我剛畢業分配到河北不久,當時是雕塑系主任的錢先生讓當時留校的從眾給我寫信,希望我能回系里教學??捎捎诒娝苤睦щy沒能如愿,而錢先生又讓我報考他的研究生,因我外語考的不爭氣而作罷,再后來,當我創作了《曹雪芹紀念像》參加全國美展時,先生看了后寫了一篇文章。其中對我的這件作品的評價真正是對青年人的鼓勵和提攜,讓我從中明白許多深層的創作理念而受用終生!

  總之,對先生的懷念一言難盡!先生對我的教育之恩,我永遠記在心;先生在我心中是一座永遠的豐碑;先生的學問將是我珍藏的豐厚遺產!我覺得錢先生廣博的學問中所包含的東西之微妙與深奧是需要我長期研究和學習的。

  錢紹武先生在玉皇廟考察中席地講學

  呂品昌(景德鎮陶瓷大學校長、教授,原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主任)

  我第一次見到錢紹武先生是1981年的8月,我還是大三的學生由尹一鵬老師帶隊進行西北考察到訪中央美術學院,錢老時任雕塑系系主任專門為我們全班同學進行了一次座談,聆聽了他對藝術的見解,從古到今、從東到西……娓娓道來,大家收獲很大,都感覺錢先生太博學了,心情激動而充滿崇敬。12年之后的1994年我調到北京工作,同年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展,錢先生欣然接受邀請出席了開幕式并致辭,先生給晚學以極大的鼓勵和支持。1995年我調入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任教,與錢老的接觸更多了。盡管錢老已退休但先生還是系教工黨支部一員,經常參加組織生活會,為我們講黨課。另外,我與錢老同住昌平下苑村為鄰,來往密切,每年逢年過節都會聚一聚,喝個小酒,聽先生神侃甚為開心。98年雕塑系老中青一起參與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群雕的創作,大家每天在一起創作,70多歲的年紀還同我們一樣在腳手架上塑造,先生敬業精神讓我們感動也為之擔心?,F場創作氛圍很好,閑暇之余大家都圍著錢老聊天、聽故事……風趣智慧、學識淵博而又和藹可親。

  阿炳像

  錢先生家學淵源,國學修養扎實,詩詞、歌賦、書畫精通、學貫中西、融通古今。一生創作出大量書畫和雕塑作品,其雕塑藝術成就是我國現代雕塑史上的一座時代高峰。其作品《李大釗像》《阿炳》《曹雪芹像》等堪稱中國美術史的里程碑作品,承載了中國文化精神,彪炳史冊。

  錢先生是現代雕塑教育的先行者,是藝術教學實踐的卓越教育家,他主持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學多年,積極推動央美教學走向社會、服務社會,鼓勵青年學生解放思想,大膽創新。為中央美術學院培養出一批批優秀青年才俊,也為我國美術教育事業做出了開拓性貢獻。

  錢先生的雕塑藝術貢獻是跨時代的,他的仙逝是我國美術教育和雕塑事業發展的巨大損失,其思想與才情、德藝令后人敬仰。

  陳子昂雕像

  張偉(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主任):

  一直相信錢老不會老,因為自我跟著他學習的這二十多年間見到他矯健的身影從來沒有慢下來過。

  一直相信錢老不會悲傷,因為只要離近他所在的空間里都能聽到他標志性的“哈哈”大笑。

  一直相信錢老是我的領路人,因為至今我所經歷的雕塑研學之路上都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腳印。

  一直相信錢老不會離開我們,因為他熱愛他教過的每一位學生,熱愛他身邊的每一個人,熱愛他親手完成的每一件作品,熱愛他走過的每一寸土地。

  錢紹武先生在多福寺考察

  展望(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

  昨天我莫名其妙的準備把以前的幾張老師送給我的字畫拿去裝裱,其中就有錢先生的兩幅。一幅是1994年雕塑系列個展的時候專門為我寫的個展標題“空靈空,誘惑系列”,另一幅是一首詩。沒想到今天一大早就收到錢公子的微信訃告錢先生已經駕鶴西去。

  就在前一個月去蘇州辦展時還看望了錢先生,那時他平靜的躺在加護病房,靠醫療設備維系著生命,不想這就是最后的一面了,令人感慨萬千!

  想當年我因生病住院半年,后來系里討論我是否休學的辦法就是做一個泥塑女人體,由錢先生帶幾位老師來做評定的,諸多與錢先生交往的事情恍如隔日。今天我在得知這一消息時正好又與家人一起去蘇州旅行,好像冥冥之中似有一些我無法理解的巧合。我雖然不是錢先生后來分工作室后的學生,但我也是非常仰慕先生的才華,而且有很多不同場合的接觸。

  我在上一次校慶趁著錢先生來美院之際,用手機做了一個即興訪談,請教了幾個問題,上次去蘇州時已交給了錢公子,那次訪談看來是我最后一次與活生生的錢老先生聊天了。

  錢老先生一路走好!

  《杜甫立像》 鑄銅 高250cm 2007年 

  姜杰(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

  我一直以“錢紹武先生的學生”而深感自豪。

  在我讀書的那些年,我對錢先生的記憶永遠是他朗朗的大笑聲。每次他把我們叫到他家里 ,操著一口無錫普通話大談金庸的武俠小說,神釆飛揚、滔滔不絕,這時基本上沒有任何人有插話的機會。偶爾興之所至,他也會以古風清唱一段古詩詞。本來我們是來聊創作的,但總會處在這樣的情景,哈哈哈……

  再之后我們畢業、成長并成為藝術家、老師,漸漸地越發體會到導師的意義為何。他的才華、學識、人品通過作品傳達出來。他的氣場像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地放射出來。他是一個榜樣。

  錢先生是雕塑大師,但他最喜歡說自己的書法比雕塑做的好。記得早年間,學生們圍在桌邊看他寫字,他每寫一幅,我們就瘋狂地叫好,弄得他總是興致勃勃,一?再寫,停不下來,導致最后我們很多人都存有一幅他的字。

  美好的時光,記憶永遠在心里。錢先生,一路走好……

  錢紹武先生于中央美術學院100周年校慶為雕塑系題字

  張德峰(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

  大約半個月前聽說錢先生已近彌留之際,后有同學從江蘇回來說看望了病榻上的錢老師,他們覺得錢先生時日不多了。今天一早葉晨在同學群發出其父已于昨天晚上離世。我因早有心理準備,故沒覺突然和過分悲傷,但心情格外沉重,吃不下飯。

  上午無心做事閑在家中翻看相冊,腦海里不斷閃現出這三四十年間很多與錢老接觸時的情景。記得第一次見錢老是在1982年,那時我在苦攻素描,因畫不出明確的立體感而苦悶,就借著與王育中和劉家洪老師認識的機會跑到美院雕塑系去請教錢先生,有幸的是一進門就見錢先生正在嚴厲指教趴在桌子上寫作業的一個男生(那時不知道那個男生是葉晨)。我也不懂事,等錢先生剛剛平靜下來,就急著向他請教有關人體結構和在素描中如何體現更加立體化等問題。他接過我遞過去的速寫本,順手畫了一個彎曲的手指說;就是這樣的。我端在手里一看,頓時茅塞頓開,從那以后我的素描飛躍般的進步起來??既朊涝汉箦X先生給我們上過人體素描和雕塑等課程,從他那里我了解到摩爾和許多西方藝術大師的作品。

  錢紹武素描作品

  《女人體》之一 鑄銅 1987年

  1992年我想去德國留學,需要有教授推薦信,記得那是一個冬日的傍晚,我到錢老家去取他幫我寫好的推薦信,他們一家人正圍在桌前吃飯,先生見我來了,放下手里的飯碗,站起來走到另一間房的寫字臺前一邊笑著一邊遞給我他寫好的推薦信并說:張德峰我太了解你了,哈哈!寫好了,你拿去吧!我至今還保留著這封推薦信(因為推薦信翻譯成外文后有他簽字就行了,而原件復印一下即可,是不需遞交的)。一年之后我得到德國KAAD基金會的獎學金,為此我內心深處對錢先生懷揣著由衷的感恩之情。在德留學期間因遇到很多藝術上的問題,曾經給錢先生寫過一封長信,想得到他的點撥,那時他沒給我回信。我回國后在一次活動中向他提及此事,他說:你的感受很真切!就這一句話讓我深感先生之大睿,使我開始思考藝術與民族和個人的生命關系,這是很難說清楚的感受。

  阿炳坐像 2004年

  記得1989年畢業聚餐的那個晚會上,他給我做出了一個評語,但不是面對我說的,而是對我們工作室主任司徒杰教授講的,他說:你改變了張德峰瑣碎的毛病,使他掌握了整體觀察和表現的方法,他的人體泥塑和畢業創作整體感都很強。記得司徒先生說:那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說實話,我其實畢業那會兒并沒真正懂得整體的塑造法,但模模糊糊從霍去病墓的那個《馬踏匈奴》和錢先生創作的《李大釗》像上感覺到整體的力量。很多年前,有一次和錢先生談論整體的問題,他嬉笑著說:整體就是把眼兒都填上。這才讓我理解整體的塑造在于精神的高度明確,一切細部都藏在整體的表象里面。有一次我們幾個同學在課堂上討論什么作品才是好的,大家各抒己見,正巧錢先生推門而入,于是我主動上前提問,他稍加思考后嚴肅認真地說:“形式和內容達到高度統一的作品就是好作品”。先生這句話一直令我揣摩至今,帶研后我又特別將媒介概念納入其中思考,使我在學院教學中所開課程都圍繞這個課題展開。

  錢紹武先生在中央美術學院100周年雕塑系的校慶典禮中

  幾十年來我與錢先生見面不是很多,但每次見面錢先生都是在大笑中談天說地,并經常給我一些啟示。有一次他還給我們幾個學生看手相,他給我看的幾個結果到如今都確實難以改變,這也在提醒我要知足惜福。我一直想請錢先生再給我看看手相,2019年系里年拜會,錢先生參加了,我蹲在他身邊請教兩件事,其中就有請他看手相一事,我伸出手,他一聲不吭,無論我怎么問,老先生面帶笑容就是不吭一聲!我知道自己一切照舊,心里很踏實。但是萬沒想到2019年的團拜會居然是與先生的最后訣別!這令我很是難以接受,兩眼朦朧想哭 ,心口堵得慌!

  2019年央美雕塑系新年團拜會

  今天在翻看舊照片時,有很多包括錢先生在內的與已故老先生交談的記憶不停地產生,很多情景即使沒有照片也是歷歷在目的!以后有機會在細細道來。今天如不把心中對錢紹武老人家的思念說出來,恐怕很難吃下妻子給我做的早餐!

  深情又由衷地為一代天驕錢紹武老師祈:愿先生英靈永存!您去天堂的方向無疑是一路平坦。您的藝術成就和待人接物的美德將永傳于世。

  蕭立(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

  今年春節,當看到錢先生在病床上閉目聽我們學生等人語音拜年的視頻時,心里非常難過……葉晨說先生在積極治療、護理中,我們也在心中為先生祈禱,期盼先生康復!

  今天傳來先生仙逝的消息,淚流不止……先生的一幕幕影像浮現于心,歷歷在目:

  先生在講述當年在蘇聯留學時創作《大路歌》的經歷,畢業答辯時先生著重闡述了是如何將中國書法、繪畫中寫意、氣韻等優秀的特質與西方理性造型結合的……

  先生在學校拍攝的錄像教學片中講解、示范素描,并講述了他給毛澤東主席寫信,并收到了同意、恢復美術學院以人體寫生作為造型訓練傳統的回信……

  先生在家中給我們學生講詩、講書法,講《西狹頌》、《裴大將軍傳》等名帖,寫字運筆時要與紙有摩擦的澀感。告訴我們到泰山時一定要去看泰山金剛經巖刻……

  先生在講述家鄉的阿炳,讓我們認識到人生艱難的一面……

  先生有一天早上在煤碴胡同西口路邊的小攤上吃早飯,坐在小板凳上,不遠處就是垃圾桶……

  先生踩著磚摞,一下就翻過了學校與教師宿舍樓之間已經關了的大門,進到單元樓道,一步上兩級樓梯就上樓了……

  先生在家中講述《天龍八部》,接著引申到他登頂武當山的體驗,告訴我們艱苦的攀登過程以及越發陡峭、狹窄的空間安排在造型中與心理作用的關系……

  錢紹武先生在天龍山石窟考察講學

  先生在指著畫冊上的唐代力士造像講解中國古代造型的特點,用“麻袋裝土豆”作為生動的比喻……先生在講解創作李大釗大型雕塑時是如何將唐三彩對形體細節壓縮的造型語言加以應用的……

  先生來看學生的創作,當時我是二年級,看到我做的《大禹治水像》后哈哈笑著說:“蕭立默著比看著做得好……”

  先生在嚴肅批評我自認為不錯的(實則偏離了本質)的一本速寫與默寫,以警醒與戒除我內心的自大與驕傲……

  先生在八十多歲時我去看他,先生問我了解《藝術與視知覺》這本書嗎?……先生在研究魯道夫·阿恩海姆的《藝術與視知覺》……

  錢紹武先生在法興寺考察講學

  先生八十幾歲時,打著赤膊伏在地上,正在為軍委大廳書寫巨幅書法……

  先生在蘇州郊外太湖岸邊環境一流的木質別墅工作室內時常吟詩、創作、揮毫不輟。大前年葉晨邀我協助錢先生做創作稿,我發現九十高齡的錢先生雖然記人不是時時清楚了,但指導作品創作時卻感覺極其敏銳如故……

  先生在病床上,今年春天中國美術館系列學術邀請展——我的個展,未能向先生當面匯報,終生遺憾……

  去年我帶學生去國博,一進大廳就看到了錢先生的《大路歌》原作,情感真摯、強烈,造型渾然、大氣。真乃大路之歌??!

  如上寥寥片斷,遠未了心中所念。

  懷念先生!愿錢先生在天堂繼續講課、揮毫、做雕塑……喜愉安祥!

  1950年代雕塑系部分教師合影,右五為錢紹武先生

  錢紹武操琴。(00:37)

  注:本文據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資料整理,有刪減。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錢紹武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