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題詩詠玉鉤——張大千畫箋里的故事

2021年06月15日 12:20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間 分享 添加喜愛

  來源:北京畫院《大匠之門》29期

  民國時期很多文人畫家都會自己繪制箋紙,并到南紙店定制畫箋。文人畫箋在此時達到了一個藝術的高峰,并風靡一時。畫家張大千也參與畫箋的制作,流傳于世的箋紙以花鳥、人物、山水為主。他不僅有為南紙店定制的箋紙,還有自用畫箋的繪制,并且也會登廣告宣傳自己的箋紙。他在民國時期給北京的清秘閣、寶晉齋,上海的大吉祥等南紙店都繪制過箋紙。而經常合作的主要是北京的榮寶齋和成都的詩婢家這兩家。 

  一、張大千與榮寶齋 

  榮寶齋位于北京琉璃廠的西街,歷來是書畫界人士匯集、交流之所。榮寶齋與張大千的關系,在其1924年第一次入京就有交集。他在北京作畫時,都是由榮寶齋裝裱。榮寶齋還為其研制朱砂、石青、石綠等傳統國畫顏料。據曾工作于榮寶齋的老員工鄭茂達回憶:“畫家一般都不愿意為南紙店作箋紙畫稿,因為那被認為是‘雕蟲小技’,不屑一顧,更何況張大千這樣的大畫家。然而,榮寶齋需要時,他卻毫不推辭。他曾先后三次‘屈尊’為榮寶齋作箋紙畫稿三套,每套八張,既有山水,又有花卉,分別刊于1935年、1951年和1957年各版本的《榮寶齋詩箋譜》?!?nbsp;

  在1933年和1934年這兩年時間內,榮寶齋曾為魯迅和鄭振鐸刻印《北平箋譜》,復刻《十竹齋箋譜》。這些成功的印制經驗,使榮寶齋有信心印制一部自己的箋譜。1935年榮寶齋自己編輯出版了《北平榮寶齋詩箋譜》一函二冊,收入箋紙200種。其中部分保留了《北平箋譜》中榮寶齋刻印的箋紙,其余都是經過榮寶齋自己精心挑選的畫箋。這其中就有張大千畫箋的收錄。 

  1935年《北平榮寶齋詩箋譜》也有不同版本,分別為藏書家楊鐘羲、畫家蕭、金石學家羅振玉題簽的三個版本。不過也有混搭的情況出現,比如函套的題簽與封面的題簽不完全對應的情況,里面收錄的內容也不完全一樣。以北京畫院所藏的兩部《北平榮寶齋詩箋譜》為例。蕭題簽的《北平榮寶齋詩箋譜》上集收錄有張大千花卉箋十八種、張大千與溥心合作山水八種,下集錄山水箋八種。而羅振玉題函套、楊鐘義題簽的《北平榮寶齋詩箋譜》只有上集收錄了六種張大千的花卉箋,花卉圖案和蕭題簽版一致。 

  1936年榮寶齋還印制了《佳話剡藤》,未裝訂成箋譜,但其中也收錄了張大千花卉箋數種。何為“剡藤”?剡藤是一種產于剡縣(今嵊州市新昌縣)的紙,以薄、輕、韌、細、白,瑩潤光澤,質地精良著稱。西晉張華《博物志》載:“剡溪古藤甚多,可造紙,故即名紙為剡藤?!睋魍豸酥鲿?,謝靈運錄詩必用此紙,故而成一時風尚。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榮寶齋完成公私合營,更名為“榮寶齋新記”。1951年3月,榮寶齋新記正式推出一函兩冊的《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箋譜》。上集收錄張大千花卉箋十八種、蟲魚箋四種,以及張大千、溥心合作山水箋八種。1953年版《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箋譜》一函兩冊改為120幅畫箋,其中下冊收錄張大千山水箋八種,張大千、溥心合作山水箋三種。而到了1955年版《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箋譜》,可能因為出版需要,僅收錄畫箋80幅。張大千畫箋則未有收錄。1957年《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箋譜》擴大體例,收錄箋畫160幅,分四卷印行。其中卷三收入張大千和溥心合作山水箋六種、張大千山水箋八種、花卉箋八種、雜稿箋八種。除了雜稿箋中新加入蜜蜂箋和螃蟹箋,其余各箋都和1935年《北平榮寶齋詩箋譜》的內容一致。1957年,德國柏林將《北京榮寶齋新記詩箋譜》中21幅作品編成德文版箋譜,書名為《發光的寶藏》。其中收錄張大千畫箋三種,包括雙魚箋、山廚清供箋、山水箋。雙魚箋是第一次出現在榮寶齋箋譜中。 

  1955年秋,張大千與溥心相逢于東京 留影于澀古金村旅舍外

  文人墨客合作畫歷史上并不少見,但是合作畫箋卻不常見。榮寶齋箋譜中就收錄了張大千與溥心合作山水畫箋。早在1927年春張大千便與溥心相識于北京老字號“春華樓”。從此二人經常筆墨唱和,成為藝術上的知音好友。二人在1934年交往頻繁,那時張大千重游北平。張大千曾租住在北京頤和園的聽鸝館,其間他與溥心為鄰居,二人經常在一起合作詩文繪畫,并舉辦畫展。吉林省博物院收藏有二人這一時期共同創作的兩幅佳作《童子放鳶圖》和《秋林高士圖》??梢钥吹絻煞献鳟嫸际菑埓笄М嬋宋?,溥心補景。一個是王孫貴族的遺民畫家,一個是南來京城闖蕩的畫家,在藝術上的追求高度一致,二人這一時期在京城日益聲名鵲起。因二人的畫壇地位,琉璃廠集萃山房經理周殿侯首提“南張北溥”之說。此后1934年9月15日在《北晨畫刊》上于非正式撰文談及“南張北溥”:“自有才藝的人,他的個性特別強,所以表現他這特強的個性,除去他那特有的學問藝術之外,他的面貌。。。。。。乃至于他的裝束,都可以表現他那特強的個性。張八爺(張大千行八)是寫狀野逸的,溥二爺(溥心行二)是圖繪華貴的。論入手,二爺高于八爺;論風流,八爺未必不如二爺?!蠌埍变摺谕斫漠媺?,似乎比‘南陳北崔’‘南湯北戴’還要高一點兒。不知二爺、八爺以為如何?” 

  而榮寶齋詩箋譜中收錄的張、溥二人合作箋也正印證了這一段過往。合作箋上或題“甲戌春”,或寫“寒玉堂弟與大千合作”,還有“甲戌二月大千來訪默然作此冊,八月重鉤敷色”?!凹仔缒辍睘?934年。合作箋原本為八開小冊頁,多為溥心繪景,張大千畫人。經過時間的洗禮,這套冊頁也不知身在何方。但是合作畫箋,卻作為實物,不光體現了“南張北溥”高超的書畫水平,也證實了兩人的頻繁交往和深厚友誼。 

  張大千 詩箋譜冊 紙本設色 縱27.3厘米 橫21厘米 

  二、張大千與詩婢家 

  張大千原是蜀地人。1938年以前,他主要在日本和中國上海、浙江、江蘇、北京等地進行藝術活動。1938年10月張大千回到重慶,同年年底前往成都,自此開始了以蜀中為根據地的藝術活動。直到1949年10月到臺灣,整整11個年頭都是在四川。在蜀居的這段時間里,張大千就參與過四川“詩婢箋”的繪制?!霸婃竟{”是在特殊的歷史時期出現的特殊產物??箲鸫蠛蠓降乃拇?,文人墨客一直追求文雅的生活,才會競相流傳“詩婢箋”。 

  “詩婢箋”的出現和四川制紙業的發達息息相關。唐代造紙種類增多,制紙工藝首推四川。蜀地的一位傳奇女詩人薛濤用芙蓉花汁制成帶著花香的紅色詩箋,并與元稹、白居易、劉禹錫等人寫詩箋唱和?!把{”也成為最早的私人定制。元代費著所撰《蜀箋譜》里面提到:“廣都紙有四色:一曰假山南,二曰假榮,三曰冉村,四曰竹紙。皆以楮皮為之,其視浣花箋紙最精潔。凡公私簿契書卷、圖籍、文牒,皆取給于是?!?933年,魯迅先生傾巨資重新刻印《北平箋譜》時,就依古制使用四川“夾貢紙”代替宣紙。 

  “詩婢家”最早在1920年由鄭次清先生創辦。其名源于《世說新語》卷四:“鄭玄家婢女皆讀書通經”之說。也有一說“詩婢”指的是薛濤。她因貧入樂籍為伎,卻以制箋、寫詩著稱。張大千還曾在1947年畫《薛濤制箋圖》(現藏吉林省博物館)。畫中薛濤手執花箋而立,俯首凝視,若有所思。人物造型和賦色受敦煌壁畫的影響,體態豐盈有唐人風范。畫上張大千題曰:“長眉曲袖顰蛾碧,桂發容華飄蜀國。翠筵芳酒酡朱顏,滯醉不知將鈿合。浣花箋紙桃花色,簾外東風吹象筆。十離詩就淚痕干,早晚同心勝綰結?!?nbsp;

  1936年,鄭次清先生之子鄭伯英,開始經營詩婢家。除裝裱工藝之外,他又增加了木刻水印、書畫簡冊、文房四寶、彩色名箋等經營項目。詩婢家與當時的社會名流、蜀中文人關系密切,如與人稱“五老七賢”的曾奐如、方鶴齋、趙熙、尹仲錫、林山腴、劉豫波等多有來往。蜀地文化名人常在詩婢家小聚,品古鑒今、詩畫唱和,使詩婢家成為當時文人雅集之地。到了抗戰時期,張大千、齊白石、徐悲鴻、黃賓虹、黃君璧、豐子愷、謝無量等名家也紛紛入蜀,詩婢家精致的裝裱和精良的筆墨備受青睞,大師們皆倚重詩婢家,成為詩婢家的???。戰時交通阻斷,宣紙緊缺,張大千還與鄭伯英一起赴夾江研究造紙技藝,開發出“大千書畫紙”,紙質上乘,享譽海內外。 

  張大千 清秘閣制箋 1934年

  張大千 清秘閣制箋  1934年 

  20世紀30年代中期,身為“蜀藝社”社長的羅文謨,曾到北平購得榮寶齋《北平箋譜》,又到南京購得康熙年間出的《十竹齋箋譜》,他視若拱璧?;厥竦睾笏阕屶嵅凑者@兩部箋譜的樣子,試制一批供自己使用的箋紙。據羅文謨的兒子回憶:“父親請張大千畫了一幅山茶小品、一幅人物小品作為印制自己的‘雙清館(畫室名)箋’信紙及‘靜盦(別號)緘’信封的圖紙。山茶小品四色,分刻四版;人物小品三色,分刻三版。鄭伯英都親自參與設計、描圖、裝版、套印,嚴格把關,一舉試印成功?!贝撕筻嵅Q定多方收集蜀地畫家小品畫作,印成套箋譜。終于在1943年鄭伯英創制了一批“詩婢箋”,并選集精鐫為《鄭箋詩譜》(又名《成都詩婢家詩箋譜》)。此箋譜一函兩冊,套色印刷。箋封由巴蜀名士趙熙題“鄭箋詩譜”。書法家于右任作引首,書法家謝無量作序。第一冊為古人名作,第二冊為時賢名作。初版500部都帶有編號。后因填補市場空白,反響熱烈,1945年再版500部也帶有編號。而再版箋封則改由書法家沈尹默題寫。序言中謝無量盛贊此套箋譜:“今藏書家,竟推蜀本為最古,不知蜀中箋紙之制,雕繢精絕,唐以來,詩家以錦江箋托之吟詠,而薛濤作箋亦有名,實遠在雕版之前,宜視蜀本書為尤重,豈非流傳較少,故往往尊書而遺箋耶。鄭君伯英,雅好藝術,收藏極富,近選名畫百家,精鐫箋譜,深得古意為縞纻酬答所必需,大雅君子,當有取焉?!编嵅⒆珜懙暮笮蛑杏浭隽嗽婃竟{的原委和新制箋的產生經過:“古者削方連札,取用鉛刀,重滯難行。乃有縑帛及蔡侯造紙,所便實多。然質文遞嬗,由樸而華,敷采成彰,制箋以起。論其源流,實肇西蜀。素而為絢,文以及遠,鸞箋十樣,文史足征。其最著者有薛濤箋,傳南北播之聲詩,庵粉彩霞,由來尚已。李唐而還,遼金迭棄,中更衰亂,蜀由多故,制箋之事,莫得而聞。其后雖有博雅好古之士,運其巧思,自為款度,付之良工。然吾蜀僻在西陲,文物后于中原,重以道路險,山川間阻,筆研之資,多藉江南、河北負販而至。以余所聞,如榮寶齋、涵芬樓諸作,其雕繢精絕,實堪愛賞,而先蜀故物則沒焉無存矣!自頃藝苑名宿,來游者眾,橐筆負笈,攬勝岷峨,時彥鄉賢,共相輝映,風起云涌,蔚然大觀。余以畸人,頗從杖履,觀楮墨之紛披,發幽情于往古。竊惠拾諸家繪事之余,制為箋譜,遠求墜緒,近集時珍,嗣續前作,踵事增華,庶幾藉詞翰之流傳,不脛而走,遍于海內,爰自搜羅。越時數稔,廣收并蓄,燦然美備,計今古名作,共得百紙,物聚所好,未敢自珍。謹作芹子之獻,以供藝林之賞。當望賢達,幸不嗤為好事云?!贝斯{譜的制版者為大邑余海如、華陽陳澤川,印刷者為成都張丕榮、張汝卿。箋畫的作者,有因抗戰而入川的陳樹人、梁中銘、梁又銘、鄭曼陀、關山月、黃君璧、趙望云、龐薰、楊鄉生、蔡佩珠、線云平、吳雅之等,有川籍的趙堯生、張大千、劉豫波、余興公、張采芹、伍瘦梅,還有少數畫箋從《北平箋譜》翻刻而來,如趙之謙、吳昌碩、姚華、齊白石、陳師曾、陳半丁等。木版水印的水平,大體與抗戰前北京、上海相當。其中收錄張大千畫箋六幅:花卉箋四種(包括杏花箋、玫瑰箋、蘭花箋、三魚箋),人物箋兩種(包括平安報時箋、千里一紙書箋)。此箋皆為饾版套色印制而成,色彩雅致,細節生動?;ɑ芄{四種在《北平榮寶齋詩箋譜》中都有出現,只是印章上加了“鄭氏制”以示區別。 

  有趣的是,張大千還在1948年4月的《萬象·十日畫刊》雜志上,刊登了“平安報時箋”作為《箋畫選》的廣告宣傳?!度f象·十日畫刊》由張西洛、汪子美在1948年4月15日創辦于成都。汪子美擔任主編,木刻家胥叔平和徒弟戴亞夫負責制版印制。畫刊作為一本以漫畫為武器,抨擊國民黨黑暗統治的刊物,曾刊登過葉淺予、廖冰兄、丁聰、張樂平、謝趣生、張文元、高龍生、汪子美等人的多幅作品。張大千臨摹的敦煌壁畫、張善子的《正氣歌》也都有刊載。但刊物僅出版了六期,由于種種原因,不得不在當年6月30日后???。 

  此后詩婢家還為張大千單獨印制過畫箋。如1946年印制的《大千居士近作十二幀》。此套畫箋未裝訂成譜,依然是謝無量題字。收錄花卉作品12幅(包括蓮蓬菱角箋、牡丹箋、玉簪箋、茄箋、竹箋、石榴箋、蘭箋、菊箋、萱花箋、山茶花箋、荷花箋、枇杷箋)。只是此套畫箋設色過于濃艷,雅趣不足,失去了作為信紙的本來初衷,更遵循原畫面的色彩,和《榮寶齋新記詩箋譜》的風格比較相似。后來到了20世紀50年代,四川木刻家胥叔平還依此套畫箋重新刻版再印,可見蜀地藝術家對大千畫箋的喜愛程度一直持續不減。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詩婢家歸為國有,也有張大千畫箋的印制。20世紀60年代刻印過一套12張畫箋,包含仕女、士子、風景、走獸、花卉等。但此套箋紙不再是套色木版水印,而是單線刻繪而成,比較接近刻銅墨盒所影響畫箋繪制技術的風格。如魯迅在《北平箋譜》談道:“初為鐫銅者作墨合,鎮紙畫稿,俾其雕鏤;既成拓墨,雅趣盎然。不久復廓其技于箋紙,才華蓬勃,筆簡意饒,且又顧及刻工省其奏刀之困,而詩箋乃開一新境?!钡搅?0世紀80年代此套畫箋又有復刻,但不可同日而語。 

  三、張大千的定制箋 

  除了為南紙店繪制箋紙,張大千也為自己和朋友定制畫箋。如為自己定制的“我心如寫”箋,上面寫著“大千居士制箋”,以及畫梅花箋,自注“大千居士用元人法”。 

  市面上也多見張大千為朋友定制的各種私家箋。如為“現代章草第一人”羅復堪繪制的石榴箋。上題:“羨他開口處,笑落盡珠璣。為復庵寫生寫。大千?!彼}詩句出自惲壽平的《石榴冊》。羅復堪一生不善結交權貴,朋友多是藝術界的人士,如張大千、齊白石、徐悲鴻、梅蘭芳、程硯秋等,都與他交情甚篤。還有張大千為其四哥張文修特意繪制由榮寶齋精制的套色處方箋二種。一種為杏花箋,上題“活人植杏,易杏施人”;一種為“向明見心”箋。張文修為四川四大名醫之一,上海淪陷后曾到北平和張大千同住。當時流離失所的難民,很多得到他的免費醫治。日本當局派人請他去東京講授醫學,他毅然辭決。張大千為此特別欽佩四哥,親自設計箋紙,以示對醫師的敬仰。 

  四、張大千畫箋的使用 

  張大千也曾使用自己的畫箋給友人寫信。如他寫給姚云江的信札就用了張大千、溥心畬合作的山水箋。書信寫道:“云江學長足下:連日為畫債所迫,手僵腕脫,猶不得息,遂未能趨候,罪甚!罪甚!蕭尺木卷,昨守先來過,欣悉吾兄見留,感慰無似,此款乞付陳德馨兄帶下。弟七日南行,行當再謀一聚談也。此頌晨安?!睆埓笄c姚云江同為上?!昂怅枙媽W社”成員,又都是曾熙和李瑞清的弟子,從信中也可看出二人交情不一般。此外還有他寫給海上畫壇名家王師子的信,使用了榮寶齋制的杏花箋和荷花箋。信上寫道:“師子道長兄左右:前上一書,想邀青及矣。人物山水先寫呈八幀,如能令裱家托好交去更好,因弟后面俱襯粉故也。仕女約一星期后可繪就。聞稚柳上海方面需用六百元,甚急,問曼士兄當知之。如尚未籌得,可先于弟潤資中即為償之。但不令稚柳知之可也?!毙胖锌梢姀埓笄c謝稚柳的至交情深,錢財無私幫助不留姓名。張大千寫給篆刻家簡琴齋的書信則用了“平安報時箋”。簡約畫風的畫箋和張大千所寫的行草書相得益彰。 

  邢端致吳湖帆手札 榮寶齋制箋 上海圖書館藏

  除張大千自用自畫箋外,民國時期文人也有用張大千畫箋的實例。如上海圖書館藏民國時期邢端寫給吳湖帆的信,使用了張大千山水箋。邢端歷任農商部礦政司司長、工商司司長、普通文官懲戒會委員、善后會議代表、井陘礦務局總辦,于1928年后賦閑在家。此應為其賦閑后與吳湖帆探討藝術的一封信。另有上海圖書館藏民國收藏家李宣龔寫給好友吳湖帆的信,用了張大千荷花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也很多文人墨客一直使用張大千畫箋。如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藏的1978年明清史專家謝國楨寫給作家唐弢的《呈唐弢七言詩稿》就用了張大千的蘭花箋。信中二人探討讀黃景仁《兩當軒詩》的感發。 

  李宣龔致吳湖帆手札 榮寶齋制箋 上海圖書館藏 

  五、張大千畫箋的特點 

  總體看張大千的畫箋都是受其繪畫風格的影響。內容多為高士、山水、梅蘭竹菊等。風格為清新淡雅、簡約脫俗的文人畫箋,和齊白石妙趣橫生,來自生活的民俗風格畫箋不大相同。比如張大千的花卉箋,潑墨荷葉略加勾勒葉脈即見精神。不論白荷還是紅荷,下筆搖曳生姿;梅花、蘭花、玫瑰等都是簡單幾筆將花的神態描述無遺。張大千的花卉,廣取古代眾家之長,如青藤白陽的寫意、八大山人的冷峻、石濤的筆墨、金農的意趣,都在他的仿效之列,他曾經特別提及石濤繪淺絳花卉:“清湘花卉蔬果尤雋永有致,不落白陽、青藤窠臼,巍然獨立。。。。。。先施水墨,后籠淺絳,蓋亦山水法也。南田一出,此法遂絕?!睆埓笄М嫷幕ɑ艽蠖嗍沁\用石濤先用水墨,再罩花青、赭石的方法;此外他還摻入惲壽平沒骨花卉的清新秀麗,技法上勾勒罩染與沒骨相雜糅,秀雅妍麗而骨法清勁,是他臨古、仿古、變古畫風的典范。為了更容易分版刻版和彩色套印,他在繪畫箋畫時也是注重此種畫法。 

  畫箋因尺幅有限,藝術效果不光在于畫稿,還體現在雕版和套色印刷上。因而在創作畫稿上要化繁為簡,通過寥寥數筆表現物象的結構,營造詩意之境,傳達文雅之氣。曾見原藏于榮寶齋,后流失于市場的《北平榮寶齋箋譜》中張大千八張花卉箋的原畫稿。分繪荷花、水仙、桃花、秋海棠、芙蓉、枇杷、竹子、蘭花八種不同的花卉蔬果,設色清麗淡雅,布局疏密有度??梢钥吹疆嫾以趧撟鲿r已經想到木版水印的技術難度,只用四五種顏色以沒骨法在咫尺之間表現了花卉的仰偃生姿。畫箋完全忠實于原稿畫意的呈現,只是為了畫面統一,在印制時把墨色的題跋改為淺藍、淺褐色。這樣在寫信時,顏色也不會搶了書寫筆畫詩翰的風頭,非常人性化。張大千的山水畫箋,多為仿古之作,題材畫意皆取古意,氣韻的經營多于筆墨,帶有獨特的文人修養及內涵,體現了一種自然天成的優雅風貌。 

  張大千畫箋多配合畫面題有古詩或自題詩,文意輕淺,并不華麗,也反映了張大千古詩詞的素養。這和齊白石畫箋多為警示意味、托物言志的題跋不盡相同。如1935年《北平榮寶齋詩箋譜》中海棠箋題為“落葉零星響廊,西風吹老雁邊霜。石闌夜半無人倚,留得殘螢照海棠?!焙苫ü{題清代蒲華的詩句:“高士有潔癖,美人無冶容?!彼苫ü{題:“玉佩笑人江上去,金釵憐汝客中來?!碧一ü{題:“嫩寒店酒旗風,幾處尋春系玉驄?記得少年游冶事,一枝折粉墻東?!秉S蜀葵箋題:“獨憐清露添憔悴,一片秋鵝上額深?!辫凌斯{題:“古無琵琶二字,通作枇杷。則石田琵琶結果之詩,為不解小學矣!一笑?!碧m花箋題:“秋風秋雨暗江皋,滿月閑愁付濁醪。掬取當年汨羅水,醉磨黃墨畫離騷?!毙踊ü{題:“南朝自此夸宮體,第一還應屬杏花?!?943年《成都詩婢家箋譜》人物箋題南宋陸游詩句:“千里一紙書,殷問亡恙?!?946年《成都詩婢家箋譜》里玉蘭箋題曰:“云希希,煙微微,仙人新著五銖衣,一笑嫣然喜玉扉?!薄侗逼綐s寶齋詩箋譜》中的山廚清供箋、毛栗箋、春桃箋,不光題有張大千的詩文,還配合壽石工的題詩。如毛栗箋中張大千題道:“客來為說晨興晚,三咽徐收白玉漿?!眽凼づ浜系念}曰:“白玉漿如此,凌晨且點心,酒德共愔愔,南中茅栗子,許循尋??秃m綴句。乙亥八月?!贝禾夜{中張大千寫道:“武陵春膩雨,玉洞曉明霞?!眽凼t接一句:“玉洞明霞曉,仙源膩雨春,馮問武陵人,雙桃根葉在,一低呻?!薄吧綇N清供”箋壽石工還題曰:“兩兩鳧茈小,瓜茄付大烹,相點椒明。田家風味好,酌兕觥。句?!倍艘怀缓?,完美地配合了畫中意境。經筆者查閱,發現這三張畫箋原稿出現于1992年4月香港蘇富比的拍賣會中。原畫冊為八開,于每開題識,行隸相配,鈐印皆無重復,足見畫時的細意用心。后于1935年請舊京藝友壽石工題五絕詩以配之。原畫冊為橫版,畫箋為豎版,可見不是張大千專為榮寶齋畫箋繪制。而根據畫箋的畫面要求,改橫為縱,構圖改變,畫面內容也略有取舍,但不影響整體的風格。 

  張大千《菜單 — 白豆腐干》

  在當年版權觀念還沒有太成熟的時期,張大千畫箋在榮寶齋、清秘閣、詩婢家都有印制的情況出現。如仿八大山人畫法的三魚箋、牡丹箋、杏花箋,就是用同一幅原稿,但是印制水平放在一起還是可以看出高下之別。1934年由清秘閣印制的畫箋,在細節處更加注重,如葉脈走勢的筆觸,小魚勾線的銜接,顏色的清雅以及水墨的層次,更勝一籌。 

  一枚小小的畫箋,可謂集詩、書、畫、印為一體。雖未書寫,本身就是一幅作品。因而文人墨客才喜歡選用不同的畫箋,來書寫和記錄當下的心境。畫箋、寫箋、制箋、藏箋,也成就了一樁樁風雅的往事,等待著后來人去發掘。 

 ?。ū疚淖髡邽楸本┊嬙豪碚撗芯坎扛毖芯繂T)

掃描關注帶你看展覽

掃描關注新浪收藏

標簽: 張大千

推薦閱讀
關閉評論
新聞排行
高清大圖+ 更多
狼人青草久久网伊人